满清豫亲王多铎大军压境,直逼南明核心——南京。礼部尚书钱谦益率诸臣雨中迎降,接到了剃发的命令。众人议论纷纷,莫衷一是。这时,钱谦益说:“我头皮痒的厉害”。站起来走了。众人以为他到里屋去刮头皮,不料此翁出来时,已经剃发留辫了。(明·史敦《恸余杂记》)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