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浙闽民变,是指明朝正统年间的浙江、福建一带的起事,其中以福建的邓茂七与浙江的叶宗留为首,彼此相互呼应,在各地与明军作战。明英宗派遣都督刘聚、宁阳侯陈懋分兵进攻,并于正统十四年、景泰元年分别平息民变。
陈善恭、叶宗留起事
明朝正统七年十二月(1442年),丽水陈善恭(一作王能)、庆元叶宗留合众盗福建宝峰场银冶,明英宗命浙江、福建官员逮捕。
正统十二年二月,叶宗留聚众盗掘少阳坑,数月后,因计所获甚微而弃去。同年九月,叶宗留在云山率众,在各地掘坑场均无所得,最后归于庆元。之后率数百众人掠夺政和县及村落,此后召集上千余人,并遣召龙泉良葛山人叶七为教师,训练人员,随后率众由浦城劫建阳,所过焚掠,跟随者更多。随后掠夺建宁,并堵截交通。
邓茂七起事
正统十三年四月,福建沙县邓茂七谋反,自称闽王。邓茂七初名邓云,因杀人逃亡至福建,在宁化县聚众杀人。邓茂七随后与陈正景率众洗劫上杭,后归还攻打汀州,为推官王得仁所败。陈正景被擒,送往京师处斩,而唯独邓茂七势力强大。
此后邓茂七率领其众进攻杉关、光泽县,顺流攻下邵武、顺昌。当时福建参政宋彰贪污受贿并常贿赂王振,遂升为福建左布政使,在任期间敛财甚重。随后尤溪炉主蒋福成号众人跟随起事,十日内人数上万,随后与邓茂七相通,将一同洗劫沙县及延平。延平官员上报,御史丁宣率领使者抵达延平,并派遣同知邓洪等帅兵二千,前往沙县进剿。蒋福成遂与邓茂七合兵,官军死伤严重。丁宣于是派遣使者招谕,令解散得免死。邓茂七杀死使者,并占领贡川及玉台馆,随后占领沙县。御史张海才抵延平,遣都指挥率兵四千往剿,行至二十里到双溪口,被叛军在左右村店伏击,官军大溃。邓茂七遂进攻延平,张海则登城下谕。都指挥范真等在城外作战,官军大溃,范真与指挥彭玺均战死。御史上报请求派军讨伐。英宗遂召都御史张楷至,令其带领都督刘聚、陈荣等前往讨伐。
明军进剿
明英宗命都督刘聚为总兵,陈荣为副总兵,陈诏、刘德新为左右参将,佥都御史张楷监军,合兵进攻。同年九月,张楷率军抵达南京,随后分遣刘得新率兵由江西道建昌会兵邵武。张楷则率兵由浙江进入福建。
同年十一月,张楷奉命讨邓茂七,大军抵达广信,其认为叶宗留在道中堵塞,不敢前进。福建遣使督促张楷进师,而浙江各部则请其移兵浙江击退叶宗留。江西御史韩雍称:“叶宗留近在咫尺,门庭之寇,皆国家事,怎么可以按照疆域而设计?”张楷不知该听从哪方主张。指挥戴礼遂请求愿意前往剿匪,张楷于是命其率领五百。而都督陈荣则称事急,大军抵达却只派一步将领前往,朝廷知道会下罪。张楷于是给陈荣两千部队,率领戴礼前往。戴礼率先在黄柏铺遇到叛军,随后双方死伤相等。叶宗留此身着绯衣率众在前,中流矢而亡。但官军却不知道他就是叶宗留。叛军退守山中,拥立叶希八为首,在玉山十二都设伏。戴礼与都督陈荣中伏阵亡。叶希八随后焚浦城,还师龙泉,率领数万叛军屯守云和、丽水,此后陶得二、陈鉴胡等叛将均率众跟从。张楷听闻上报后,方才率军进攻,而此时刘得新已经率领江西军在建阳击退邓茂七,道路得此畅通。张楷遂率军进入福建,与刘得新会师,取道进入建宁。
十二月,叶宗留党羽周明松等,四次进攻掠夺金华、武义、崇安、铅山县等。朝廷担心其与福建叛军会和,命守备处州的监察御史朱瑛与太监分守要地。朱瑛下榜谕胁从,示以祸福,降者甚多。之后用计生擒叛将周明松等人,送至庆元。当时谍报叛军将领黑面大王领众三万进攻截取周明松。太监大惧欲走,朱瑛不为动,立诛周明松等,暴尸于集市。叛军听闻后,率众离去。
此时,邓茂七遣将陈敬德、吴都总等,由德化、永春、安溪入寇泉州府。知府熊尚初在五陵坡率军抵抗,兵败被逮捕,不屈而亡。邓茂七率领两千人进攻建宁府,知府张瑛率领建安典史郑烈、乡兵吴保等,与都指挥徐信会和,分道乘大雾袭击斩获五百余人,并攻陷其寨。英宗遂升张瑛为福建右参政。
平定福建民变
正统十四年正月,明英宗认为福建平定久不成功,改命宁阳侯陈懋为征南将军,保定伯梁瑶、平江伯陈豫为左右副总兵,都督范雄、董兴为左右参将,尚书金濂总督军务,太监曹吉祥、王瑾监军,御史张海、丁宣纪功,率京营及江西、浙江诸处大军讨伐。大军未抵达时,邓茂七已经率众进攻延平,其余叛军进攻太平驿,副使邵宏誉率众作战,起事军死亡上百人,而明军死亡多一倍,但仍以捷报上疏。
当初明军刘得新已经击退义军,张楷又派遣使者下谕,黄琴等叛党归降。此后建阳路通路,沙县叛军首领张繇孙抵达延平投降,又率领罗汝先等人归顺。而邓茂七的将领刘宗、罗海、郎七等人掠财聚于陈山寨。黄琴等人设计擒拿,并械送京师。张楷于是率军再次逼抵延平,遇到叛军攻城,击杀千余人。邓茂七等人只好移兵进寇建宁,参政张瑛抵抗阵亡。于是张楷等人归还建宁,叛军遂退守陈山。
二月,叛军再次下山进攻延平,为张繇孙、罗汝先所诱。张楷将浙江军埋伏于后坪,将南京军埋伏于后洋,江西军在沙溪之南埋伏,以福建军出城挑战。叛军乘浮桥竟然进攻,此后中伏被围攻。明军乘胜追击,擒拿数十人,邓茂七中流箭而亡,明军斩首放置于函中,驰信上报。而此时宁阳侯陈懋等亦率大兵赶到。张楷等人则抵达顺昌等地安抚居民。叛军遂拥立邓茂七之侄邓伯孙为首。此后叛军或者各自散走,或者分占各山头。平江伯陈豫于是分道逮捕。叛军占领九龙山,张楷遣兵二千抵达山后,并说此日叛军必倾巢而出,并趁其出时占领其寨。此日白天,叛军认为官军数量少,果然抵达溪上,兼无筏而还,而此时山后的官军已经占领其寨,叛军听后遂溃败。
三月,指挥王钺在高阳里逮捕廖氏等人;其余各位将领均先后有所斩获,俱送抵邵武。明英宗下玺书,褒奖诸位将领。此后任降将黄琴为主簿,罗汝先为县丞,赏其诱贼之功。此后命其余部队班师,令陈懋等留下剿伐福建剩余叛军;而张楷还师讨处州叛乱。陈懋等人立赏格,能自擒杀来降的人,与斩敌同。当时,叛将张留孙骁勇善战,邓茂七起事时多有倚赖,邓茂七死后,其仍然跟从邓伯孙。明军千户龚遂荣假书一封约定劝降信,故意派使者错误发给邓伯孙。邓伯孙果然生疑心,斩杀张留孙。此后叛军人人自疑,均弃邓伯孙而归降明军。此后明军进军沙县,破贡川、挂口、陈山诸砦,执邓伯孙送京师,之后斩杀。左都督刘聚兵至南平、顺昌、瓯宁,擒余党六十三人,斩首不计其数。随后福建平定,陈懋等人率军班师。
平定处州民变
叶希八等人占领云和山数月后,认为固守山中不方便出掠,于是打算进攻处州府。守臣遣使告急于杭州府,御史命都指挥沈鳞、参议耿定、佥事王定帅兵四千,抵达处州防备。此后诸守臣再遣使告急,朝廷命都指挥徐恭为总兵,孙镗、陶瑾为左右参将,工部尚书石璞督诸军讨之。恰逢沈鳞、耿定、王晟率千户杨清等在丽水与叛军交战后大败。徐恭亦帅兵二千驰至处州,亦守城不敢出。叛军进攻处州,声言取金华,当时张楷大军还未抵达。
叶希八亦分兵入犯江西广信境内,永丰县知县邓颙被叛军逮捕不屈而亡。陈鉴胡率叛军攻破松阳、龙泉,屯军于金山岩,分别劫青田、武义、义乌、东阳,自号“太平国王”,改泰定元年。丽水县丞丁宁命王世昌等人抵达叛军巢穴,下谕陈鉴胡,陈鉴胡归降,朝廷晋升丁宁为处州府同知,王世昌等授巡检。陈鉴胡被押送京师入锦衣狱。
当初,佥事陶成请招谕叛军,并率仆隶四五人直抵叛军,对其下谕以祸福,多有叛军归降。只有陶得二斩杀使者,并率叛军入山。此后千户沈俊再次请求招抚,并成功招降陶得二等人,并得知此前叶宗留已阵亡。
同年五月,张楷率大军进入浙江、抵达衢州,佥事陶成往迎并陈述城中危急。其中因为被叛军围困,处州城中乏食。张楷分兵水陆并进,大军抵达兰溪,御史黄英、林廷举来会,请加速进兵。大军抵达金华时,张楷命军中制竹笆数百面,用来抵御叛军用枪,并兼程前进。大军抵达处州界内,知府陆锺率众迎接,大军在铜山寺驻师。当时官军在平地,叛军数万人在山上索战。官军遂分三阵,叛军攻中军,张楷令撤退,而令快马射之,叛军死者三百余人。随后左右两军合击,叛军又有两百死亡。叛军持枪者,多为竹笆所制,枪入竹缝而不能拔出,遂悉数被擒获。叛军溃败,明军乘胜追击,斩首六百余人,生擒上百人。
同年六月,英宗下玺书谕令张楷相机剿抚的权宜。张楷等奏报叛军前后复业者九千余家,男妇二万余人。此疏既上,叛军陶得二等回山,再次疑惧,仍然拥众自守。
景泰元年五月,叛军再次掠夺丽水、青田县等,进攻武义。武义没有城郭,副使陶成力战抵御,最后兵败而亡。不久,明景帝下玺书,谕张楷等将已降叛军,令所司抚处,广布恩信,告戒官吏勿相激扰;不听抚者,再调兵剿灭。张楷复遣郡邑丞倅等官赍入山再招之,陶得二等方才听招,尽焚其山寨出降。此后各余党因陶得二投降,悉数解散复业。张楷等班师,因为恰逢明英宗在土木堡之变中被俘,曾经处理平定民变的大臣多死,朝廷商议张楷无功。此后因寇平功赎罪,得放而归。
景泰二年七月,镇守浙江、福建的侍郎孙原贞因处州民变已平,奏请分离出丽水县、青田县二县,设置云和县、宣平县、景宁县三县。福建设置永安县、寿宁县二县。明景帝均予以批准。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