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个人收藏家,我手中有一份《苏禄国东王墓资料》,是一本线装书,16开,油印本。这份资料是德州市图书馆在1980年1月份印制的。虽然这份资料在改革开放后才印制,存世时间不算太久,但因为是油印本,所以印数并不多。另外,由于这是一份内部自印本,所以流传较少,人们知晓的也不是很多。这份资料里面,记载的是一段惊心动魄的中外交往史!
我的收藏记录了:苏禄国东王访问中国的途中竟然不幸逝于德州!
那可是明朝永乐年间的事情了,明成祖朱棣为了继承明太祖的遗训,遣使出访南洋15国。苏禄国王可敬可爱,决定要亲自去中国拜见朱棣。于是永乐十五年,苏禄群岛上的三位国王都来到了中国,其中东王率西、峒两王还带着超过340名随从和眷属。一路上扶摇直上,很快就到了北京。就在明成祖在宫殿里招待苏禄国王之际,两人也同时在比武场上各显技艺。这时候,海盗罗景龙、坎卡瓦可恶,偷走了苏禄国王的大珍珠,还夺去了护卫阿布贝卡的生命。不过罪犯迅速被抓获,珍珠也交还给了苏禄国王。为了表示对阿布贝卡的怀念,明成祖追封其为骠骑将军,并以亲王之礼厚葬。苏禄国王感激涕零,更坚信要一直和中国保持友好!
哎呀这么一讲,真是举世无双的传奇故事啊。北京那次呆了27天,然后在当年的9月份沿着运河南下归国。那时候,也正是农历的9月,秋风瑟瑟,寒气袭人。我来自古苏禄国,离赤道太近了,所以天气一直都很热。在一路南下的途中,突然来了一股秋风,这就让我非常不适应了。再加上我还有水土不服的问题,到了德州以北的时候,我不幸患上了重伤寒。明成祖得知此事后,立刻命人找太医前来诊治。但终究病入膏肓,最后我不幸逝世于德州境内。京城收到了我的讣报,明成祖派礼部郎中陈世启前往德州,为我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并赐我谥号“恭定”。还按照明代诸侯王陵墓的规格,为我修建了苏禄王墓,明成祖还亲自撰写了碑文和悼文。按照中国的传统习惯,我的长子麻都合被册封为新东王,而我的两个王子西王和峒王则回国继承了王位。在永乐十六年的秋天,永乐帝还亲自撰文,命人勒石记载,让我的事迹“以垂永久”。之后,我妃子葛木宁和我的次子温哈喇、三子安都鲁以及十几个侍从都留在了德州,照看我的墓地。为了帮助保存我的家人,德州官仓每月为每个人提供了一石口粮,还有布匹、银钞等物资,并且“恩赐十二连城祭田三顷三十八亩,永不起科”。到了次年秋天,明永乐帝还为我亲自撰写了“御制苏禄国东王碑”,这块碑矗立在神道的东南侧。每逢节日,德州地方官都会派专人前往祭扫王墓。在明永乐二十一年,东王妃回国了,偏妃和我的两个王子温、安继续留在这里守墓。不过,王妃去世之后,她的尸体被附葬在我王墓的东南隅。在清朝雍正九年,我的后裔入籍了中国,并向清廷提出请求,要以温、安这两个姓氏入籍中国。最终这个请求被批准了,他们成为了中华大民族中的一员。
苏禄国位于菲律宾苏禄群岛上,分为东、西、峒三家王侯,其中东王尊贵至极。而苏禄王墓则坐落在山东德州市北区的北营村,它是我国境内罕见的外国君主大型古墓葬之一。我收藏的《苏禄国东王墓资料》中,第一部分是《御制苏禄国东王碑》碑文的影印全文,加上注释以供参考。其中的一部分写道:“……我是苏禄国东王巴都葛叭哈剌,居住在海峭,对朝廷充满了敬仰之情。我率领我的家人和国人,航行千里之海,冒着惊涛骇浪的危险,捧着玉帛、金表前来朝觐京城。我在致辞中表达了我的敬意和爱戴之情,这样的诚恳和真诚,令人感到惊讶,可以说是卓越不凡,超越凡人啊……谁能不死呢,但像我一样的君主,能够为自己家族和国家赢得光荣和声望,将他的荣誉传承给后代子孙,让他的名声永载史册,这才是真正的归宿啊……纵然君主已经死去,但他的精神将永存不朽,这才是真正的大丈夫啊。”
紧接着是《明史·外国列传》的内容,由张廷玉等人编写,讲述了苏禄国的情况,并详细记录了苏禄国东王帅团造访中原的经历。然后是《德县志·舆地志(节选)》,内容与《明史·外国列传》非常相似,节选自1935年版本的《德县志》。
最后一部分是我最重视的,那就是《温安家乘要录》。这本书是我姓氏的第16代后人温寿文于1934年编写的,其中包含序言、文献目录、明代永乐年间祭祀文献、图表等。包括了永乐御制苏禄国东王碑文、清史苏禄国恭定东王传、清朝历年谕祭文、陵墓、祠庙、恩荫、州志遗载和附录等信息。其中,“陵墓”部分记述了:“德州北方约两里处,有十二座土垒,周围数里,绵延连接,曾被称为‘十二连城’,是明朝建文年间李景隆将军的驻扎地。我的祖先王薨逝后,选址葬于其西南隅,一座城池环绕,聚集了风水灵气。墓前有庙宇,相依相托。后来,王妃与我的祖先温、安二子也被葬在了这里。这座城池郁郁葱葱,与碑文一起,为后人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向往。”
在改革开放前,苏禄王墓周围植被茂盛,但只有我家第十八、十九代后裔守在此处。上世纪90年代中期,苏禄王墓成立了管理处,开始实行正规化的管理模式。1997年,德州市政府花费巨资扩建了王妃和王子的墓穴,并进行了御碑楼的维修。苏禄王墓于1997年被列为山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随后于1998年1月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三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苏禄国王墓见证了中菲友好的历史,而这些书籍资料,则在很大程度上记录了这个故事。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