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维桢(1547-1626),字本宁,湖北京山人 。晚明大臣、著名文学家,文坛领军人物。维隆庆二年(1568年),举进士,由庶吉士授编修。万历朝,参修《穆宗实录》,进修撰。出为陕西右参议,迁提学副使,又任浙江、山西按察使,布政使(省最高行政官员),河西兵备督理。他在京外做官,宦海浮沉近三十年。天启初年(公元1621)以布政使之职居家赋闲。天启初年,为南京太仆卿,旋改太常卿。四年,太常卿董其昌复荐,召为礼部右侍郎,后进南京礼部尚书(从一品)。天启六年,卒于家,年八十。崇祯继位,赠太子太保。

李维桢秉性乐观豁达,交际广泛。文章恢宏恣肆,极有才气,每天都有人前往请教。他的诗歌各体兼备,尤擅七言古诗、律诗、绝句,风格多样,可见雄浑壮阔、沧桑悲凉、清远明丽、轻松戏谑等各种诗风。撰写的碑文、题辞几乎遍及海内。明万历时期,以李维桢为代表的湖北作家群体以强有力的现实存在,闪现出璀璨的光芒,证实了惟楚有材的价值与魅力。

《明史》卷二百八十八《列传第一百七十六·文苑四》为李维桢立有传记:李维桢,字本宁,京山人。父裕,福建布政使。维桢举隆庆二年进士…

人物生平

 

晚明文坛盟主李维桢。李维桢(1547~1626),字本宁,湖北京山人。21岁时于穆宗隆庆二年(公元1568)进士。父子皆为进士(其父李淑字师孟,号五华山人,颇有文才,曾任浙江佥事、河南左参议、广西右布政、福建布政使)。李维桢生平历世宗、穆宗、神宗、光宗、熹宗五任皇帝。进士及第后由翰林院庶吉士授编修。明万历时参与修纂《穆宗实录》,晋升修撰。之后出任陕西右参议(省布政使之下,分领各道),升提学副使,又任浙江、山西按察使,布政使(省最高行政官员),河西兵备督理。他在京外做官,宦海浮沉近三十年。天启初年(公元1621)以布政使之职(从二品)居家赋闲。70余岁时,朝廷决议起用年老旧臣,又召他为南京太仆寺卿,旋改太常寺卿。给事中薛大中疏荐他篡修《神宗实录》,但因故辞官未就。天启4年(公元1624)4月,太常卿董其昌再次向皇上推荐他,被召为礼部右侍郎,三个月后晋升南京礼部尚书(从一品)。他是因修史之事得以重新起用晋官。他博闻多才,位高爵显,然遭人忌,78岁时要求告老还乡。1625年正月回京山故里,1626年在家去世,年80岁。明崇祯时,晋爵太子太保( 见《明史·文苑四》)。

个人著作

 

李维桢是晚明著名文学家,文坛领军人物。他弱冠之年入翰林院,博闻强记,与同馆宿耆许穆齐名,当时馆中有俗语:记不得,问老许;做不得,问小李。他位高爵显,文章弘肆,在文坛声名隆厚,《明史》称他负重名垂四十年。传世作品在《四库全书》中载有《大泌山房集》134卷,《史通评释》,集诗6卷,杂文128卷。他的诗文字画弘肆博大,才气纵横。作为晚明名士,《明史·文苑传》将他与唐寅、文征明、徐渭、王世贞、董其昌等同列。现代文学研究者视李维桢为继王世贞、汪道昆之后的七子派盟主 、后五子之首。 尤为可贵的是,他在为宦为文生涯中,具有同时代崭新的社会道德和文学艺术观念。首先是他的尊卑观迥异于当时封建官场的旧秩序、旧观念。他官高位尊爵显,但为人平易阔达,喜交各界朋友,门庭宾客杂进。在不太计较士农工商序列的晚明,他在观念上淡化了官、儒、士与商贾的地位差异,对良商善贾并不歧视,海内请求者无虚日,碑版之文,照耀四裔。而他有求必应,以至于门人乘机受取富贾金钱,代为求李手笔。文集《大泌山房集》中保存了大量有价值的人物传记与可资研究的社会史料。他还专为商人立传,题为《赠李汝衡序》,表明李维桢在晚明社会的历史演变中具有开明的思想,折射出重商在晚明开始形成,充满新的人文气息。这在当时是了不起的事。

李维桢1583年曾为《人子须知序》作序,其署名文是:

万历癸未(1583年)岁孟春之吉,赐进士出身、亚中大夫、河南布政使司右参政、前陕西按察司副使奉敕提督学校、翰林院国史修撰云杜李维桢叙。

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左右,京山李维桢为《承天府志》作序的最后署名文是:

赐进士出身、中大夫、河南布政司右参政兼按察司佥事,奉敕督理南直隶屯种仓储场、驿传、粮储、江防河道,整饬庐凤滁和兵偹,前浙江按察使、陕西提学副使、翰林院修撰国史官京山李维桢撰。

万历三十五年(1608年),李维桢任山西按察使时,曾撰《重修光天阁记》,其署名文是赐进士出身、嘉议大夫、浙江、山西按察使、翰林院国史修撰官、南新市李维桢撰文。

注:云杜、南新市皆为汉时京山旧称,由此可见李维桢对家乡的深厚感情

惟楚有材

 

惟楚有材出处源于《左传·襄公二十六年》:虽楚有材,晋实用之。

最早把虽楚有材变成惟楚有材的是在元代,方回著《桐江续集》中《送常德教赵君》已有惟楚有材之谓。

王世贞《弇州山人四部稿·弇州续稿卷》九七《中奉大夫广西等处承宣布政使司右布政使致仕五华李公墓志铭》之铭曰:惟楚有材,璞则良厥。

王世贞(1526~1590年),字元美,号凤洲,又号弇州山人。直隶太仓州(今江苏省太仓市)人。嘉靖二十六年(1547)进士,官至南京刑部尚书。明代著名的文学家、史学家,后七子之一。五华李公是指湖广京山人李淑。李淑(1517~1581),字师孟,号五华山人,嘉靖二十九年(1550)进士。其子李维桢1547~1626),字本宁,隆庆二年(1568)进士,官至南京礼部尚书,赠太子太保。李维桢是明代著名文学家,列名末五子,是继王世贞、汪道昆之后的七子派盟主,著有《大泌山房集》一百三十四卷。

《五华李公墓志铭》称李淑卒于万历之辛巳正月二十九日,即1581年3月4日。按照一般的规律,墓志铭应作于1581年(万历九年)或稍后不久。而且,此处的惟楚有材指的是湖北人。王世贞的这篇墓志铭,就是将惟楚有材赋予明确指称对象的典范。

无独有偶,李维桢也使用过维楚有才这样一个词,见《大泌山房集》 卷十二《大隐山人稿序》:……使后人称明德茂盛,维楚有才,与古公卿大夫比肩,不以世禄借资,而以立言取重。由于《五华李公墓志铭》的存在,李维桢的维楚有才应该就来自于王世贞的惟楚有材。

明代南京太常寺卿龙膺《白云山房集序》起首便说:语曰:惟楚有材。序中还有这样的一句话:今幸云杜李本宁太史,岿然为鲁灵光,称一代宗匠,亦甚以大业朂余。李本宁太史即李维桢。

从1296年方回的笔下生花开始,到明代万历时期,经过如王世贞、李维桢这样的文坛盟主的引用、宣扬,历经约320年以后,惟楚有材这一新词语渐渐深入人心,已然成为一种共识。它不再仅仅是文学的词汇,还是一种观念。明万历时期,以李维桢为代表的湖北作家群体以强有力的现实存在,闪现出璀璨的光芒,证实了惟楚有材的价值与魅力。

相关记载

 

生平记载

《明史》卷二百八十八《列传第一百七十六·文苑四》为李维桢立有传记:李维桢,字本宁,京山人。父裕,福建布政使。维桢举隆庆二年进士,由庶吉士授编修。万历时,《穆宗实录》成,进修撰。出为陕西右参议,迁提学副使。浮沉外僚,几三十年。天启初,以布政使家居,年七十余矣。会朝议登用耆旧,召为南京太仆卿,旋改太常,未赴。闻谏官有言,辞不就。时方修《神宗实录》,给事中薛大中特疏荐之,未及用。四年四月,太常卿董其昌复荐之,乃召为礼部右侍郎,甫三月进尚书,并在南京。维桢缘史事起用,乃馆中诸臣惮其以前辈压己,不令入馆,但超迁其官。维桢亦以年衰,明年正月力乞骸骨去。又明年卒于家,年八十。崇祯时,赠太子太保。

李维桢二十岁入翰林,博闻强记。位高爵显,声名隆厚,诗文字画弘肆博大,才气纵横,为晚明名士,文坛领军人物,为继王世贞、汪道昆后七子派盟主、后五子 之首。《明史》称负重名垂四十年。《渊鉴类函》卷一百九十六载曰:《明诗纪事》曰:李维桢海内谒文者如市,洪裁绮制摇笔挥洒。明代太常寺卿龙膺的《白云山房集序》首起便有惟楚有材(因其父亲文才出众,后惟楚有材冠以李淑)序中还有:今幸云杜李本宁太史,岿然为鲁灵光,称一代宗匠,亦甚以大业朂余。《明史﹒文苑传》将他与唐寅、文征明、徐渭、王世贞、董其昌等同列。隆庆二年中进士,由庶吉士授编修、修撰、陕西右参议、提学副使、布政使、南京太仆卿、南京礼部右侍郎、南京礼部尚书,晋爵太子太保,可谓官高位尊爵显。但他为人平易阔达,喜交各界朋友,门庭宾客杂进。在不太计较士农工商四民序列的晚明社会,他也在观念上淡化了官、儒、士与商贾的地位差异,对良商善贾并不歧视。他才高文雅,著有《大泌山房集》、《史通评释》等传世。史称丰碑典册,照曜四裔,文章之柄,乃复归馆阁,其有功于馆阁甚大,文章弘肆有才气,海内请求者无虚日。凡有求于他写传和书画者,他都乐意为之。李维桢任职近三十年,七十八岁告老还乡故里,1626年八十岁卒于家。

李维桢墓

李维桢去逝后葬在京山永兴镇,据(清光绪八年版)《京山县志》卷二十二《古迹志·茔墓》记载:李维桢墓,在县东南四十里游家山,谕葬。谨按:旧志公墓在韩家港,误也。今墓碑已中断,字多漫灭。在韩家港者,公父五华也。因李维桢墓葬地面建筑及标识早年就损毁,在历次的文物普查中均未找到其墓址。建国后至今对荒地、山地开发利用过甚,游家山周边地区的古墓葬多被破坏,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在游家山西南1000米名曰:布政山北麓发现一座明代墓葬,墓葬结构为糯米、石灰砂子筑成,墓中出土尸体、服饰保存完整。在游家山西南麓还发现一座墓,出土有墓志,当时有人见其为李维桢墓,但出土遗物不明(有待考证)。所幸的是在游家山西南600米的永兴镇李家畈塆,现仍保留有一栋即将损毁消失的李氏宗祠古建筑。该古建无史料记载,据当地老人介绍李氏祠堂建于明末清初,周边村落李姓众多实为当地一大家族,李氏宗祠也是李氏宗族活动中心。目前,已发现的两座明代墓葬,一座地处李氏宗祠东北600米的游家山西麓;另一座位于李氏宗祠东南380米的布政山。因此,这两座墓应该与李氏家族是有着紧密联系的。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