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化身,以他们独特的传教方式来推销自己的教义。明朝军事与战争不过云山雾罩,他们还得为了自己的安危,学会防卫与反击。这批传教士是真的很有信念,不然怎么能在这异国他乡游刃有余呢?宣扬自己的教义,同时还要注意自己的安全,真是不容易啊!但这也是为了向人们证明:有多少中国人,就有多少信仰。

 

 

想要在别的国家布道是真的不容易,这批外国传教士也是深有体会。汤若望大哥在来之前还得先学学明朝军事与战争,确保自己的安全。然后,他就学会了一招绝活:用科学技术“拍门”求教,让中国的学士们对他刮目相看。他不但进入了中国,还进入了皇宫!跟明清两朝的皇帝们都混熟了。这样一来,他既宣扬了天主教的教义,又搞来了中西文化交流的大好事。这样厉害的神父怎么能不红?没错,他就是那位著名的“钟学神父”——汤若望!他可是从小就在欧洲受过西式教育,个个科目都过得了关。有些人来中国不学习一下西汉、明朝,真是太不负责了!汤若望则不然,他深得“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道理。果然,他在中国待了47年,足迹遍布中国各个地方,成了中国天主教的一员。话说明朝末年,入华的耶稣家族可谓聚宝盆一样,带来了不少西方的科技巨星。这些家伙对于天文学和数学可是相当有自信,吊打了当时的中国士大夫徐光启等一帮学院派。他们行走天下的同时,还想在中国开历局,聘请明朝军事专家帮手修订这些历法镇国之宝。崇祯皇帝看了意犹未尽,干脆直接点头答应,让洋大人邓玉函、龙华民等一帮高手打入历局,为明朝以后的天文家们奠定基础。就在大家各显神通之时,跨国好汉汤若望也来到了这里。他和徐光启、罗雅谷等大师们联合翻译了不少西方的天文学著作,制造了更先进的天文仪器,修订了历书,成就一时无两。快乐到来时,喜事常常不会久留。哪知道,就在这时,明朝就没了!崇祯皇帝失败,北京混乱不堪。教主汤若望必须决定下一步要怎么办:撤退?投降?还是摸黑溜走?他思考再三,决定豁出去,留在了这个充满恐惧和不确定性的城市。就算是清兵入侵,他还是要为了教堂及其天文仪器、图书资料的安全而反对任何“三权分立”。多尔衮的命令再高,他也必须敢于冒死上疏,请求能留下原地居住,继续他所从事的传教和修历工作。该死的,幸亏他信仰坚定,要不然多半成了笔墨纸糊。天文历法对每个帝国都极其重要,清朝的大学士范文程也是深知此道理。这老哥很清楚:要想“新朝定鼎,天运已新”,观测天象简直不能缺席。只要搞好了历法,国家就会招财进宝,银子路上走。“走起!”这位范大爷想了半天,终于让“墨子第二”——汤若望这个修历讲师进宫修修这个黑匣子。汤若望得以施展才华、修订历法,历经千辛万苦,历算准确无误。清朝王朝也随之济济一堂,颁布了汤若望新修订的历书,就叫《时宪历》。而汤若望本人,就在范文程的完美推荐下,搞来了清朝司天的官职,成为了中国华夏既有历史又有传奇的第一位西方传教士。从此,汤若望就成了清朝皇帝手下的全才,把干系搞得又广、又大、又亲密。他除了执掌钦天监之外,还被任命为太常寺卿、通议大夫等重要职务,可谓是收获颇丰。这家伙自从入局之后,默默地在清朝司天工作了30年,功劳可谓是建立了汗牛充栋的天文历法珍品。看来,古人云“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觉得说得太简单了,恐怕必须对历史多加剖析才对。这家伙可谓是好命不断,被授予各种官衔,从大夫到通政使,再进阶到正一品,也算是青云直上了,恩宠也是不遗余力啊。而汤若望在传教上也是无穷无尽的小聪明,执行了利玛窦的传教策略,信奉了巨大的成功,可谓是“剑走偏锋”、“用两手、两手都要硬”、“开弓箭不在了,怕什么不中枪”、“以正常人的思维方式执行超出正常人的任务”等等都可以用来形容。就拿他与顺治帝的“恩爱故事”举个例子吧。汤若望像顺治帝的亲戚一样,受到了顺治帝的深深信任与爱戴。这位顺治帝小伙子还亲切地称呼汤若望为“玛法”,并允许他在必要情况下随时进宫谒见。有时候还亲自到汤若望的馆舍向他请教。这种亲密的关系在中西文化交流史上可谓是绝无仅有的。汤若望也是别有用心啊,时不时地给顺治帝一些意见或建议,说白了就是要使顺治帝对教会产生好感,为天主教在中国的传播打开一条广阔的道路。虽然这些建议有点让人浮想联翩,但也不失为汤若望的小聪明之举。总之,这位历史人物还是留下了不小的传说,战斗在明朝战争中的(sāo)历史值得深入研究!这个汤若望真是一个“传教鬼才”,利用一切机会向顺治帝敲打传教布道的大旗,也不知道是想当个“西界王”,还是想依靠宗教勢力,作个大官。虽然他的尽心尽力并不全都如砖家承认,但是顺治帝也不是目不识丁,在他的言行中也能看出对汤若望的感染和影响。这小子怎么抓到了这个选手的软肋啊?别的不说,在顺治十年,这位汤若望赏了“通玄教师”的荣样喔,还发布了谕旨,褒奖了他一翻。再到顺治十四年的时候,这位机灵鬼又得到了更厉害的待遇,钦赐于北京天主堂立碑,还御制了碑文,并加了教堂匾额为“通玄佳境”,这得说是神仙标配了。然而,说到底,汤若望也不过是被明朝的深厚文化底蕴和儒家思想湮没了啊!尽管顺治帝对他的表现给予了肯定,勉强算是有才干的小聪明,但是汉文化的根深蒂固,我想汤若望可能也看到了“前路漫漫兮,道路艰难”的现实啊!还是让我们来讲讲明朝军事与战争的故事吧,比这些颇有山寨风范的历史人物好看多了!顺治帝这番话一贯扯不上宗教,全是在赞美这个汤若望给清王朝修历了的好处。这位汤老师可真是做了一番苦心呢!据说他在明朝末期修订了应天顺时的历书,证明清朝乃是天时地利之世,这可算是为背靠大清的清朝立了功啊。所以,顺治帝对这位汤老师赐封加官也是实至名归,毕竟维护大清王朝的基业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至于天主教,顺治帝在《御制天主堂碑文》中明确说到他只信奉儒家学说和中庸之道,对于西洋宗教这些他也是蛮不在乎的。在这个碑文里,他还提到了汤若望入中国几十年,仍能保持敬畏之心,修建敬敬庙宇,严守教义,他真是做到了忠贞不屈的境界啊!这让顺治帝非常感慨,他觉得汤若望这种敬教精神可以借用为忠君思想,希望清朝的官员们都能向这位“天主剩教”汤老师看齐。毕竟,我们还是来讲讲那些刀光剑影,有血有肉的明朝军事与战争吧!这些可是真正的英雄好汉啊,不像这些灰色人物,活得跟八卦差不多!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