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鹤(~1635年),字修龄,湖广武陵(今湖南常德市)人。明朝末年大臣,杨嗣昌之父。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中进士,初任雒南知县,后调往长安,万历四十年(1612年),升任御史。崇祯元年(1628年),杨鹤升任左佥都御史,累迁总督陕西三边军务、兵部尚书、太子少保,后因在陕西办事不利,遭人,致使崇祯皇帝大怒,杨鹤因此被逮捕入狱,判为充军袁州。崇祯八年(1636年)冬天,杨鹤死在充军的驻地,他的儿子杨嗣昌请加以抚恤,崇祯皇帝恢复了杨鹤的官位,但不加抚恤。崇祯十年(1638年),朝廷商议,给杨鹤追加官衔为太子少傅。

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杨鹤,字修龄,武陵人。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进士。初任雒南知县,后调往长安。万历四十年(1612年),杨鹤升任御史,上书请太子在东宫里接受教学,当时寿宁公主的女婿冉兴让被掌家宫女梁盈女、宦官彭进朝等殴打、欺辱,公主多次告状告不到神宗跟前,冉兴让把衣冠挂在长安门上就走了,杨鹤听说了之后,非常愤怒,便将这件事告诉皇帝:“近来,皇上的爱女被宫中的奴才欺负,驸马爷在街市上受人毒打,到宫中告状告不进去,上书也到不了皇上手中。上下情况不通真是到了极点!”

后来杨鹤外出管理两淮盐法,巡按贵州。当时贵州跟乌撒接壤,乌撒距离四川南部的叙州有一千里,很难管制;而效良的父亲绍庆又占据着沾益州,这两处地方都是四川、云南、贵州的咽喉地,于是杨鹤奏请把乌撒割出,归入贵州,这样距离近好管一些,可以消除后患,朝廷讨论时竟然决定不下来。由于贵州的土地、户口、贡赋等都没有账目可查,于是杨鹤传令宣慰安位把情况都登记注册,连同首领、目把、主名,承袭的源委,都上交给了有关部门,从此以后贵州的簿牒才明朗化,有弄虚作假的情况也容易查对了。事后,杨鹤不等朝廷批准径自回乡去了,很久以后才回朝。

杨镐的四路辽东军战败后,杨鹤推荐熊廷弼、张鹤鸣、李长庚、薛国用、袁应泰等人,并且上书分析了辽东军事战败的原因,由于杨鹤的说话太直,受到当时大官的讨厌,大官们打算借别的事把杨鹤赶走,杨鹤于是自己称病离开了。正好杨鹤父亲去世了,依律杨鹤居家守丧。天启初年,朝廷起用杨鹤为太仆少卿,又提升为右佥都御史,让他去巡抚南安、赣州。杨鹤尚未上任,母亲又死了,广宁的战事又失败了,魏忠贤因为杨鹤庇护过熊廷弼,把他给除了名。

进献名言

崇祯元年(1628年),朝廷召杨鹤出任左佥都御史,又提升为左副都御史。杨鹤便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他称:“谋求天下大治的要领在于培植元气。自从进行大规模战争、兵役以来,经常不断地对下边进行加派,目前公私财力交困,百姓的元气受到了伤害。自从辽左、贵州、四川兵败失控后,暴骨成丘,封疆的元气受到了伤害。自从朝廷里缙绅结党,彼此倾轧以来,谋逆的宦官乘机出来,打击好人,士大夫的元气受到了伤害。现在的国家就如同大病初愈,身上脉络还没调养好,风邪病毒容易侵染,治理的办法在于培植元气。”当时人们把他的这些话当成了名言。

接任总督

当时,白水有一个叫王二的人出来纠集群众,用墨汁涂了脸,闯进澄城,杀掉了知县张耀采,至此其他盗贼也蜂拥而起。第二年,陕西总督武之望死掉,很长时间廷臣都没人肯去接任,大家都推杨鹤过去。崇祯皇帝召见杨鹤,向他询问治理方略。杨鹤回答说:“清慎自持,抚恤将士而已。”崇祯于是任命杨鹤为兵部右侍郎,让他接替武之望总督陕西三边军务。杨鹤到任时大梁、大旺、王二已被铲除,但是跟着起来的贼寇更多了。

杨鹤接任总督后,王左挂等攻打宜川,被知县成材打退,转攻韩城,韩城官军没有将领,杨鹤任命参政洪承畴领兵抵御,俘获、斩杀了三百多人,韩城之围解除了,贼兵前往清涧。杨鹤接连上书朝廷请让各位大将返回驻地,没有结果,就起用了原先的将领杜文焕出来任职。二月,延安知府张辇、都司艾穆在延川进逼贼兵,收降了贼首王子顺、张述圣、姬三儿,另外贼首王嘉胤洗掠了延安、庆阳,杨鹤将此事隐瞒下来,没有上报。杨鹤又给降贼王虎、小红狼、一丈青、掠地虎、混江龙等颁布免死文书,把他们安置在延绥、河曲一带,致使这些贼兵照旧奸淫、抢掠,当地官府却不敢过问,贼寇的祸乱就这样造成了。

遭人欺骗

贼寇造成的祸乱越来越严重,王嘉胤打下黄甫、清水、木瓜之后,又攻占府谷;贼首神一元攻占了新安、宁塞、柳树涧等城堡,又将杜文焕的多数族人杀了,而神一元的弟弟神一魁又围攻庆阳,打下了合水,杨鹤得知后马上移驻宁州,神一魁接受招安,杨鹤把他送回合水交给知县蒋应昌。其他贼首见后也先后归降,杨鹤在城楼上摆了一张皇上的座席,让这些贼首跪拜,口喊万岁,然后宣读皇上的指示,命令他们发下誓言,或归伍,或归农,永不做贼。这些贼首假意答应了,杨鹤马上就赦免了他们的罪行。于是群盗都把杨鹤这个总督看作儿戏。杨鹤又因为神一魁的势力最强大,就把他的女婿请到军帐中,同吃同住,神一魁果然来降,杨鹤列举他十大罪状,神一魁就磕头请罪,杨鹤就宣读诏书赦免了他,给他封了一个官职,把他的部队四千多人安排在宁塞,派守备吴弘器防护他们。当时将军杜文焕对此十分愤愤不平,带着他的族人离开了。

晚年经历

神一魁的手下茹成名特别桀骜不驯,杨鹤命令一魁在耀州诱杀了茹成名,他的同伙们这下犯了疑心,胁迫着神一魁反叛了,御史谢上宾便上书杨鹤蒙骗朝廷,朝廷把他的奏疏交给巡按御史吴甡加以核对后汇报,吴甡上奏说杨鹤主张招安,误国不浅。崇祯帝恼了,把杨鹤逮捕入狱,判为充军袁州。崇祯八年(1636年)冬天,杨鹤死在充军的驻地,他的儿子杨嗣昌请加以抚恤,庄烈帝恢复了杨鹤的官位,但不加优恤。

杨鹤早先因为尤世禄在宁夏的大捷,升任兵部尚书、太子少保,荫封子孙世袭锦衣千户。崇祯十年(1638年),朝廷评论贺虎臣在宁夏大捷的功劳时,给杨鹤追加官衔为太子少傅。崇祯十三年(1641年),又因为评论甘肃的战功,任命杨鹤的一个儿子入官。

人物评价

 

顾光祖:杨鹤、魏云中玩寇贻患,使之间破城、陷堡、杀将复,军民遭荼毒罪。

查继佐:贼胎于杨,亦烈于杨。前则恇怯图苟安,养寇是也,后则增饷敛怨,因而长乱。养寇在一方,长乱满中原矣。按鹤免死谢表有云:“臣既负国,臣子不胜任,恐无以匡王。”嗟!杨家父子自题世谱哉!虽然,鹤与嗣昌生不凡,是奇误也。夫既误,虽奇亦庸。庸而误,误小;以奇而误于庸,误大。

张廷玉:鹤素有清望,然不知兵。……流贼之肆毒也,祸始于杨鹤.

史料记载

 

《罪惟录·列传卷之二十五庸误诸臣传》

【清】查继佐

杨鹤 子嗣昌

杨鹤,字修龄,湖广常德人。登万历末年进士,历都御史,出陕西三边总督。崇祯初,陕西盗王二起。初,所部土贼居多,二年,骑贼至七、八千人。抚臣胡廷宴与延绥巡抚岳和声各讳盗,互委养祸。至是,边贼王子顺等内围韩城,鹤与巡抚刘广生击败之。子顺走合府谷首贼王嘉胤,掠延安、广阳,城堡俱陷。鹤主抚,不以闻,约广生持牌四川招贼。所款但不焚毁,而淫掠不免,于是所在竞乐为贼。兵科给事中刘懋上言:“秦之流贼,其势日炽。边贼以土寇为向导,土寇以边贼为羽翼,兼以荒旱频仍,饥民影附流贼以得食。当事以不练之兵剿之,不克,徒以数饥民责赏。而所抚者无从饷之,微听之掠不问。今斗粟金三缳,逋营卒饷且三十余月,即慈母不能保其子,况官之于民耶?且营兵旷伍,半役于司道,半折于武弁,所余老弱几何?何以当贼?”四年,贼围广阳,鹤在邠乾,不即援。已而受贼孙继业等降,无所安置,但令设誓而去。更给之牒,得牒者喜可更为盗,出牒免。有盗神一魁者,降于鹤,鹤责数其罪,以其所挟战骑五千上闻,侈请犒济。省臣劾鹤恇怯玩寇,鹤疏引咎。寻又款贼满天星,散其党万二千人。未几,其魁健皆叛去。贼上天龙、马老虎、独行狼复掠鄜州,列三营于太平原。鹤与总兵□承恩击败之,上天龙等以二千人降。科臣奏抚贼欺饰之弊,逮鹤刑部狱论死。

子嗣昌,以进士历官至巡抚都御史,表请代父死,诏鹤减戍。嗣昌入为兵部尚书。崇祯十四年,以才荐治贼,夺情,为东林所指。自词臣黄道周劾其墨縗不任,于是刘同升、赵士春、范景文、成勇等交口不置。同时卢象升亦夺情行间,道周等不问也。上恶其党同,矫必用之。以其言勇加派,海内怨望。上仿古策遣之体,且制制诗歌送之。嗣昌负殊禀,可五官并效,捣贼多有胜绩。忽三王一时并见害,知必无幸,引帛尽。

《明史·列传第一百四十八杨鹤传》:杨鹤,字修龄,武陵人。万历三十二年进士。授雒南知县,调长安。四十年擢御史,上疏请东宫讲学。且言:“顷者,爱女被躏于宫奴,馆甥受挞于朝市,叩阍不闻,上书不达,壅蔽极矣。”时寿宁主婿冉兴让为掌家宫人梁盈女、内官彭进朝等殴辱,公主三奏不达,兴让挂冠长安门去,故鹤言及之。

寻出督两淮盐法,巡按贵州。贵州接壤乌撒,去川南叙州千里,节制难。土官安云龙死,其族人与沾益安效良争印,构兵三十年,后竟为效良所据,其父绍庆又据沾益州,皆川、云、贵咽喉地。鹤请割乌撒隶贵州,地近节制便,可弭后患,朝议不决。未几,效良为乱,如其言。贵州土官以百数,水西安氏最大,而土地、户口、贡赋之属,无籍可稽。鹤乃檄宣慰安位尽著之籍,并首领目把主名、承袭源委,悉列上有司。自是簿牒始明,奸弊易核。事竣,不候命径归。久之,还朝。

杨镐四路师败,鹤荐熊廷弼、张鹤鸣、李长庚、薛国用、袁应泰,言:“辽事之失,不料彼己,丧师辱国,误在经略;不谙机宜,马上催战,误在辅臣;调度不闻,束手无策,误在枢部。至尊优柔不断,又至尊自误。”当事恶其直,将假他事逐之,乃引疾去。丁外艰。天启初,起太仆少卿,擢右佥都御史,巡抚南、赣。未任,丁内艰,而广宁又败。魏忠贤以鹤党护廷弼,除鹤名。

崇祯元年,召拜左佥都御史,进左副都御史。鹤上言:“图治之要,在培元气。自大兵大役,加派频仍,公私交罄,小民之元气伤;自辽左、黔、蜀丧师失律,暴骨成丘,封疆之元气伤;自搢绅构党,彼此相倾,逆奄乘之,诛锄善类,士大夫之元气伤。譬如重病初起,百脉未调,风邪易入,道在培养。”时以为名言。

先是,辽左用兵,逃军惮不敢归伍,相聚剽虏。至是,关中频岁昆,有司不恤下。白水王二者,鸠众,墨其面,闯入澄城,杀知县张耀采。由是府谷王嘉允、汉南王大梁、阶州周大旺群贼蜂起,三边饥军应之,流氛之始也。当是时,承平久,卒被兵,人无固志。大吏恶闻贼,曰:“此饥氓,徐自定耳。”明年,总督武之望死。久之,廷臣莫肯往者,群推鹤。帝召见鹤,问方略。对曰:“清慎自持,抚恤将卒而已。”遂拜鹤兵部右侍郎,代之望总督陕西三边军务。至则大梁、大旺、王二已前诛灭,而继起者益众。鹤素有清望,然不知兵。其冬,京师戒严,延绥、宁夏、甘肃、固原、临洮五镇总兵官悉以勤王行。延绥兵中道逃归,甘肃兵亦哗,惧诛,并合于贼,贼益张。

三年正月,王左挂等攻宜川,为知县成材所却,转攻韩城。军中无帅,鹤命参政洪承畴御之。俘斩三百余人,围解,贼走清涧。鹤连疏请诸将还镇,不果,起故将杜文焕任之。二月,延安知府张辇、都司艾穆蹙贼延川,降其魁王子顺、张述圣、姬三儿。别贼王嘉允掠延安、庆阳,鹤匿不奏,而给降贼王虎、小红狼、一丈青、掠地虎、混江龙等免死牒,安置延绥、河曲间。贼淫掠如故,有司不敢问。寇患成于此矣。

七月,嘉允陷黄甫、清水、木瓜,遂陷府谷,文焕击走之,贼流入山西。已抚王左挂以白汝学攻绥德州,谋内应。事觉,巡按李应期与承畴计诛左挂等绥德,五十七人皆死。十二月,贼神一元攻陷新安、宁塞、柳树涧等堡。宁塞,文焕所居,宗人多死。

明年正月,贼弃宁塞,陷保安。一元死,弟一魁围庆阳,陷合水,鹤闻,移驻宁州。一魁求抚,送还合水知县蒋应昌,别贼拓先龄、金翅鹏、过天星、田近庵、独头虎、上天龙等亦先后降。鹤设御座于城楼,贼跪拜呼万岁。鹤宣圣谕,令设誓,或归伍,或归农,贼佯应之,则立赦其罪,群盗自是视总督如儿戏矣。鹤又以一魁最强,致其婿帐中,同卧起,而一魁果至。数以十罪,则稽首谢。即宣诏赦之,畀以官,处其众四千余人于宁塞,使守备吴弘器护焉。文焕闻之,叹曰:“宁塞之役,贼畏我而逃。今者贼伪降,杨公信之,借名城为盗资。我宗人,可与贼逼处此土乎!”遂以其族行。

五月,鹤移驻耀州。贼攻破金锁关,杀都司王廉。七月,别贼李老柴、独行狼攻陷中部,田近庵以六百人守马栏山应之。而降渠一魁之党茹成名者,尤桀骜,鹤令一魁诱杀之于耀州,其党猜惧,挟一魁以叛。御史谢三宾言:“鹤谓庆阳抚局既毕,贼散遣俱尽。中部之贼,宁自天降?”疏下巡按御史吴甡核奏,甡奏鹤主抚误国。帝怒,逮鹤下狱,戍袁州。

七年秋,子嗣昌擢宣大山西总督,疏辞,言:“臣父鹤以总督蒙谴已三年,臣何心复居此职。”帝优诏答之,而不赦鹤罪。八年冬,鹤卒于戍所,嗣昌请恤。帝复鹤官,而不予恤。鹤初以尤世禄宁夏大捷功,进兵部尚书、太子少保,世廕锦衣千户。十年,叙贺虎臣宁夏破贼功,追加太子少傅。十三年,又以甘肃叙功,任一子官。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