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明代是军事志学发展的重要时期。 各级志军分部编制常态化,《卫所志》、《边志》、《海(江)防志》、《武装部队志》等独立的军事专业应运而生。 推动军史编纂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同时,明代也是古代军事史学成就最为辉煌的历史时期。 出现了一大批著名的军事史书,如《四镇三关》、《卢龙策罗》、《海海图编》、《兵器志》等。 明代军事志书种类繁多、范围广泛、内容丰富、体例齐全。 具有很高的军事历史研究价值。 研究明代军事志书对于现代边防、海防军事斗争准备和军事志书的编撰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关键词:明代军事志学研究

明代,无论是朝廷还是地方政府都非常重视地方志的编纂工作。 他们多次颁布地方志编纂法令,制定统一的地方志编纂规则。 曾有盛况,天下各郡县,皆有此志。 由于边防军事斗争的需要,明朝特别重视地方志中的军事内容。 军种编制逐渐常态化,包含的内容也不断扩大。 同时,明朝十分重视戍边、边关、要塞、沿海等军事地点的军事志的编撰。 首次出现了戍边志、边关志、海(河)防志等军事志,脱离了综合性的地方志。 分刊形式开创了独立的军事期刊,将军事期刊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 这是军事期刊发展的一个重要历史时期,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一、明代地方志军事分支的设置趋于常态化

明朝建国之初,明朝十分重视地方志的编纂工作。 明太祖朱元璋命魏君民等编修各地区统一志、总志和府县志。 他们还重点为军事重镇、边塞地方志编撰,在明代志志编纂方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明代以后,成祖两次以圣旨的形式颁布了军志编修总则,其中均载有专门的军事、卫生等规定,明确规定各级记录必须建立军、卫档案,并统一规定明确纳入的范围、基本要素和具体内容。 。 因此,到了明代,军志成为《伊通志》、《通志》、《福州县志》中不可缺少的单位,使各级志中军志的置放常态化。

《大明一统》中的军事编年史内容。 《大明易通志》是明代官员编撰的一部地理总志。 洪武三年(1370年)、景泰七年(1456年)、天顺五年(1461年)三次编撰。 它是由五位皇帝共同完成的。 据《明太祖实录》卷五十九记载,洪武三年十二月,《辛酉明志书》成书。 朝廷还下令各京师上报城市、山川、关津、亭台楼阁、水陆道路、仓库等图画。明朝开国皇帝朱棣认为,“大明《直书》过于简短,不足以让后人了解国家的古今实情。 他命全国各州、县、卫、署等编纂记录,目的是要编撰一部完整的统一史书。 景泰七年完成《寰宇通志》119卷。 明英宗朱祁镇复辟后,为了防止景泰帝背上修改遗嘱的名声,他命李显等人重新编修了《大明一统》,天顺五年出版。 共90卷,体例源自《大元大义志》,涉及疆土、城池、军卫、房屋等军事记载。 此外,《明史·艺文志·兵书》中还收录了大量的军事记载。

通志、府县志中军事纪事的内容。 明代设立了13位布政使,先后出现了《福建通志》、《江西通志》、《山西通志》、《闽南通志》等13部省级通志、总志。陕西”。 与此同时,各州、州、县普遍编修地方志。 据万历年间张邦正《满城县志序》记载:“今除国家史外,诸县市皆有志”。 明代,全国编纂志书2890余部,数量之多、种类之多,都是空前的。 许多边疆省份的通志和州县志都有军事准备的资料,其中对边海防的描述尤为详细。

例如,嘉靖的《山西通志》有32卷,其中3卷是单独的军事准备。 由于山西在边防中的重要地位,编撰本志,充分体现了山西战略位置的重要性,也为驻太原的晋都都护使司和山西兴都都护使的侍卫提供了指导。系在大同。 驻军编制、总人数、分布、武器装备等都有详细记载。 又如嘉靖的《陕西通志》,共40卷,对山川、封建、疆域、建设历史、西域、军事防御、马政等多有记述,尤其是延绥四镇、宁夏、甘肃、固原。 具体而言,还单独设有“政务·军事防御”和“政事·马政”两个栏目,可见对描写军事内容的高度重视,为研究深入防御军事提供了丰富的历史参考资料。明代长城的陕西地区。

明代中后期,军事记录的编纂达到高潮,军事防御、军事准备、军备的门类显着增加。 明正德《琼台志》44卷中,第十八卷至二十卷是军事防御的; 嘉靖《河间府志》卷十一为《武备志》,有兵制、兵变; 田启《淮安府志》卷十“军事防御”《兵戎志》,以下分兵部、卫所、营房三类。 可见明代各地地方志的编撰对军事志的重视。

二、明代地方志的兴起促进了军事专志的形成和发展

明代由于边疆和沿海军事斗争形势严峻,特别注重编纂地理,特别是军事地理。 明朝在边境重要地区设置了9个军事重镇,称为九边镇。 军事城镇是军政合一、兼具驻防和防御能力的特别行政区。 军镇之下,分别指挥卫、哨、关、堡。 为了适应边防的需要,在明代,军事哨所、边关、重镇普遍编修志书。 沿海重要地区还编制了各类地图志。 大量军事志、关门志、海(江)防志相继出现。 这种军志自成一体,从传统的总志和州县志中脱胎而出,创造出独立的军事专志形式。 尤其是《边志》和《海防志》,成为后世编纂各种军事志书的典范。

编《韦所志》。 明代“以武定天下,革命元朝旧制,自京城至郡县,皆置卫所”,史称卫制。 卫所制度是明代最重要的军事制度。 它是军事体制和地方行政体制在地理上结合的产物。 卫所是一个具有独特文化特色的军事地理单位。 卫所军事组织自洪武时期建立以来,到嘉靖时期日趋完善。 各驻军根据朝廷的要求和军事防御的需要,一般编制了驻军要旨。

洪武的《靖海魏志》是迄今为止已知最早的魏所志。 这是一本独立的书,编译器未知。 全书共10卷,分《性生》、《农耕》、《户籍》、《名官》、《官职》、《科目》、《名圣》、《赠》、《逃亡》、《贞节》等栏目进行叙述。 靖海卫是为防御倭寇、海盗入侵,保障海上安全而设立的军事组织。 以靖海卫为主体编撰的纪事,应属于军事纪事。 更重要的是,其结构虽然与州县志相似,但书中记载历史事件的视角和内容与一般州县志有显着不同。 与军事斗争相关的内容描述得更加详细,一切都与军事紧密相连。 其军事色彩浓厚,军事属性十分鲜明。

自洪武《靖海卫志》以来,卫所志相继涌现,如天顺的大田所志、正德的天津三卫志、嘉靖的观海卫志等。经过不断的增订和修订,《魏所志》的编撰逐渐成熟和繁荣,其中以《金山魏志》最为典型。 正德十年(1515年),张奎、夏友文等人补充陈英的《金山卫志稿》,形成《金山卫志》,共6卷,分建史、师、卫等部分。和营地。 炮台、城池、烽火台、将军学堂、军事、要塞、学校、土特产等分类,比较系统地记录了金山卫的军事机构、军事设施、军事教育、军事管理等内容。

编制边境记录。 明朝十分重视边塞的防御,主张选险地、筑烽火、守关,“选将练兵,分驻营,顾其防”。 明代中叶以后,随着地方志编纂的繁荣和边疆军事斗争的需要,边志应运而生。 边志多由戍边武官或兵部官员编撰。 主要内容包括要塞实力、城堡、粮食、军备、防御区域的地理等。 主要有嘉靖时期的《山海关志》、《三关志》、《西关志》和万历时期的《四镇三关志》、《卢龙色略》等。

《山海关志》明代曾四次修撰。 其中,聘御史张驰、兵部侍郎葛受礼聘詹荣编撰的《山海关志》版本最早,也最为著名。 后三次修订都是此版本的补充和延续,甚至清代编修的《山海关志》仍然沿用了这部志书的一些资料。 《山海关志》共分地理、关隘、建筑、官员、田赋、人物、寺庙、选举等8卷。 第一卷正面有图片28幅,为山海关到达黄花镇的总图,背面为山海关专用图1幅。 ,精美的绘制和详细的插图。 本志主要论述安危、建军等军事国事,也进行广泛的征伐。 它不仅限于边防武器。 “几乎所有的山珍海货都在清单之内。” 其信息全面、图文丰富,受到世人的高度评价。

《三官志》由廖希言主编。 三关是指长城山脉西北部的雁门关、宁武关、偏头关。 都是著名的险关。 《三观九物志书》,本志为创作,分四卷。 第一卷是图画考试。 它具有三遍的总体图片和三张单独的图片。 三张独立图之后,分别有解说,简单描述了每一关的大势。 。 后三卷分别为雁门、宁武、偏头三关。 各关的记述内容,先是对其地理沿革、官戍制度和历代历史事件进行概述,然后详细介绍关内的山川、驿站。 城镇、关隘、城堡的分布,以及兵力的部署,古代都有详细记载,而明代却有详细记载。 《四库全书续修纪要》记载:“整个金险地,明朝只着眼于三关。此卷是西衍应时势之需要而编成的,使政治家虽能不勘察地形,他们依然可以展开卷轴,了解其大势,思考如何防御。” 可见,这个野心具有很高的军事价值。

万历《四镇三关》共十卷,记述了京兆周边辅助地区的冀州、镇保、辽东、昌平四个军事重镇和居庸关、紫荆关、山海关三关。 《四镇三关》分类详细,重在军事地理。 第一卷《建志考》附有各城镇地图、各种兵器、战车、营垒、敌楼等,本质上是一部兵器编年史,成为一代名将之志。

明朝是编纂边志最多的朝代。 除上述边志外,还有专门描述明代长城(边墙)的志书,如《九面图说》、《九面考试》、《九面图解》等。 《九面图论》。 辽东志、延绥镇志、冀州志、宁夏志等军事重镇、边疆志在军事志学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编制海(河)防记录。 明代,由于日本侵略严重,朝廷十分重视海防,在沿海地区设置了64个卫所、95个驿站、733个巡检部门,总兵力达50万。 明朝中叶,海防年久失修,倭寇活动猖獗。 他们经常入侵浙江,给沿海人民带来严重的灾难。 沿海河岸防御成为国防的重要组成部分。 为适应海防和抗日战争的需要,浙浙地区编撰了海(江)防志。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是郑若曾的《草海图编》和《江南经略》。

《草海图编》是胡宗宪任浙江军事总督时,为抵御倭寇,郑若增、邵方等人为抵御倭寇,收集整理有关海防资料而编撰的一本沿海军事地图集。 这是一部为抗击日本侵略者而撰写的海防军事专着。 全书共13卷,包括全地理图、沿海山沙图、沿海郡县、倭海诸岛蛮族入侵图等沿海地图114幅,以及军舰图18幅、兵器图41幅,共计173幅地图。 《沿海山沙图》共72幅,是迄今为止所见最早、详细、完整的海防军事地形图,其中广东11幅、福建9幅、浙江21幅、直隶南图8幅,山东绘画18幅,辽东绘画5幅。 每一篇文章都是相连的,就像一卷卷轴,逐字展开。 海上的岛屿、礁石,沿岸的港口、海湾,沿岸的岗哨、码头、平台,都详细地出现在纸上。 《破耗图编》内容十分丰富。 中日两国的相关情况均被记录下来。 堪称海防抗战的完整集。 它不仅在当时的抗日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而且为后人规划海防提供了参考。 值得高度赞扬。 为后人所尊敬。

《江南经略》是郑若曾在完成《草海图编》后编撰的。 据作者介绍,为了使“江海巨壑,表里如一”,“请我们乘小船游走于三江五湖之间,辨认其中的无论我们走到哪里都有道路和障碍,并记录并识别它们。” 这部编年史有185幅图画,总计10万多字。 这是一部关于江南江防的重要军事纪事。 书中以主要篇幅描写江南形势、福州县山水险要、历史变迁、战略地位、城兵等。 马匹历史、日本侵略史等都得到了深入研究,并附有大量地图。

此外,还有《海防试》、《海防图》、《倭考》、《日志》等海防志,以及《江防图考》、《江防试》等江防志。

编修《军事备志》。 明太祖命兵部刻《武学七书》,由此带动了兵书的编撰。 一些将军亲自撰写了有关军事训练和作战经验的军事书籍,保存了丰富的军事资料。 明代中后期,有关火器、火药、后勤、新战术、新军事制度等方面的军事备战书籍不断出现,其中以毛元仪的《武器与备战》最具代表性。 《武备志》是一部明末大型军事纪事。 全书共240册,200万余字,图片738张。 历时15年,于明齐元年(1621年)编成。 明代独立编撰的军事志书,主要按内容性质和地域分类。 但军志多按内容性质分类,按地域分类较少。 从其内容来看,《无备志》确实是一部巨篇,体量庞大,组织清晰,体例统一。 全书由军事战术复习、战略考试、编队训练体系、军事资本倍增、会计记录五部分组成。 史料分类整理。 每个类别之前都有一个序言,用于检查来源、总结内容并解释数据的基础。 大类又分为若干小类,小类又根据需要又分为若干小类。 如《军事资源》55卷,内容涵盖作战阵型、攻守城池、火药准备、江海交通、军舰马匹、粮饷供给等,极其详细。 《兵器兵器》内容十分丰富,涵盖了军事理论、军事思想、战略战术、军事地理、军事法规、军事训练、武器装备、军事后勤、军事通讯等诸多方面,保留了军阵、阵型、兵器图形、郑和航海图等大量珍贵史料。 被誉为我国古代的“军事百科全书”。 《武备志》以其科学的编撰方法和极其珍贵的史料价值,赢得了后人的高度赞誉。 对于研究明代及以前的军事、经济、交通、海外关系、科技、历史地理等具有很高的参考价值。 。

3、明代军事志书具有较高的军事史研究价值

明代是军事志学快速发展的时期。 无论是数量和种类,还是风格的完备性,还是内容的丰富程度,都远远超过了上一代,达到了一个全新的水平。 《中国地方志统一目录》收录的军史有20多部,其中大部分是明代的卫所志、边志、海防志,可见明代军事志的重要性。 明代军事志书特色鲜明,对于后人研究明代军事史、编纂军事志书具有很高的参考价值。

编撰范围广、形式多样、军事价值高。 明代,除了各级地方志载有军事、军事内容,编撰大量军事志、边志、海(江)防志外,还有大量与军事有关的军事志。对军械、枪械、后勤等。如《兵器实录》、《火攻要点》、《军需条例》等。甚至还有专门研究马政的期刊,如《大元马政记》 《历代马征记》主要描述军马的收集、数量、训练、更替。 由此可见明代军事志书的范围之广、类型之广。 很多。 这对于研究明代军事地理、军事设施、军事制度、军事训练、军事技术、军事后勤等诸多方面具有很高的参考价值。 尤其是对火药、火器、航海、海防、抗战等方面的描写,对军事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同时也为现代各类军事期刊的编撰提供了许多思路和启示。

编撰体例完整,内容充实,史料价值高。 明成祖颁布的两部地方志编修总则,统一了志志的内容和体例。 目的是改变地方志编纂混乱的弊端,标志着地方志编纂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受此影响,军事志书一般都有规定,明确志书的写作目的、编撰原则和编撰体例。 编纂风格逐渐成熟完善,各种体裁都能灵活恰当地运用。 例如,《山海关志》分为8卷,每卷又分为详述。 第一卷分历史、疆土、山川、土特产、形胜、风土人情六大地理类; 卷八分选科:进士、乡试、年贡、普选、武举、爵位六科,条理清晰,分类合理。 记述内容分地理、关隘、营地三类详细描述。 在选举类别中,具体分为普选和武试两类。 重点突出,军事特色鲜明。 《卢龙色罗》采用图、经、谱、表、录、传、考、阐、译等多种体裁。 特别是它有两个特殊的体裁,例如和翻译,这是独一无二的。 这些对于现代军事志的编纂具有非常高的参考意义。

明代军事志书内容不断增加,资料丰富充实,史料价值极高。 例如,《军备北志》中收录有郑和“船出宝船厂,出龙江关出洋”、“渡洋星辰”等航海图,以及一些明代珍稀的舰船武器和火器。王朝。 具有非常重要的历史价值,在中国乃至世界军事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编史目的明确,贴近实际,实用性强。 明代志编的一个显着特点是注重研究地方志的性质,强调编纂志的目的是为巩固封建统治服务。 明代军事志书的研究主要由戍、关、塞、军镇等军事机构的主要官员或兵部官员研究。 它们是根据军事需要而编制的,目的明确,十分注重实用性。 例如,《卢龙色鲁》的“图部”专门绘制了夷中图和集镇以北的蒙古边境图,其中详细记载了多延卫各部门的位置、距明边关的距离、蒙古军队的进入。 明军哨所的聚集地、必经之路、可达性等详细信息。 《贡长考》中对多彦首领的姓名、世系、活动等都有详细的记载,并且还注明了哪些是蒙古左翼控制的,哪些是蒙古右翼控制的。 。 这些描述直接服务于季真保卫蒙古的实践,具有很强的目的性和实用性。 这些珍贵的史料是同类历史地理著作中所没有的,是研究明代吉辽边境蒙古历史不可替代的资料。

明代是古代军事志史上成就最为辉煌的历史时期。 《四镇三关》、《卢龙天策》、《兵器志》等一大批军事期刊出现,保存了丰富的史料,具有很高的军事意义。 历史研究价值。 研究明代军事志,对于近代边防、海防军事斗争的准备和军事志的编纂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参考:

1.米振宇:《中国军事学术史》,解放军出版社,2008年。

2.范仲夷等:《中国军事通史》第15卷《明代军事史》,军事科学出版社,1998年。

3、黄巍主编:《中国地方志词典》,黄山出版社,1987年。

4、董耀辉主编:《秦皇岛志校勘笔记·陆龙策罗》,中国审计出版社,2001年。

5、伯音虎、余墨英主编:《明代蒙古文汉文史料汇编(第六辑)》,《卢龙瑟罗、九编考、三运曹祖考(第六辑)》,内蒙古大学出版社,2009年。

6. 仓秀良:《地方志通论》,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

7.陈福斌主编:《军事史概论》,解放军出版社,2014年。

8、孙胜宇:《胜宇谈智》,宁夏人民出版社,2013年。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