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段节选自史景谦《利玛窦的记忆殿堂》

利玛窦发现中国人对战争的态度模棱两可,模棱两可,也没有表态。 一本叫《利玛窦中国笔记》的书描述了他自己在中国的经历。 他在书中指出,中国人很少携带武器,除了重要官员身旁的贴身侍卫、去训练场的士兵,或者旅途危险的游客,谁都会想到带一把匕首。 在他看来,这应该是最值得称赞的事情了。 在评论中,他将自己中年生活的中国与青年时代的喧嚣家乡进行了比较,“在我们眼中,全副武装的人值得尊重,但在中国人眼中,他就像一个恶魔.他们害怕看到任何可怕的东西,所以在中国,彼此之间没有对抗,但在这里我们就像日常的饭菜,我们习惯了用武器和决斗来报复我们受到的侮辱,中国人提倡不要伤害别人,而知时事者,为俊杰。”

中国的正规军让他不解。 他或多或少注意到了明军惊人的表面效率。 而城门、码头、要塞,仿佛是在战时状态下同时演练。”他指出,中国政府对待武将的方式与其他官员不同。据说,武将们保家卫国英勇无比,利玛窦曾为明朝军队大显身手。利玛窦认为,中国人在训练战马方面存在很大的问题,他们只喜欢使用阉割过的马。马从来没有钉过钉子,所以它们不能在坚硬的岩石地面上奔跑,听到声音时往往会逃跑。敌人的逼近。他也很难适应中国人荒谬地使用火药:

“中国人的火绳枪很少,火药用的也不多;鞭炮之类的很紧缺,炸药的使用也很有限。即使减少到每年春节放烟花,设计也是相当精致,令人惊叹。”

利玛窦曾经很欣赏中国军队表面上的威严,但他无法接受一个事实:明帝国的平民群体似乎对军事将领和士兵抱有蔑视的态度。 他指出,明朝的文官政府严密监视着军队的动向,牢牢控制着他们。 军饷、军饷全部由他们分配,就连军监机关也归入文职部门。 “在我国,至高无上的勇者当兵,但在明帝国,确实是最卑鄙最懦弱的人去打仗。” ,也不是为了忠于皇帝和追求荣誉,而只是为了维持自己的生计。 军人像他们一样被视为一种职业,不被尊重也不奇怪,只好沦落到“社会底层”,沦为人贩子。

尽管有戚继光等人的成功案例,但这些将领还是被罢免、下狱或斩首示众。 他们的悲惨遭遇加深了利玛窦的认识,明帝国的军队不仅得不到社会的尊重和重视,反而不断被文官集团破坏和排挤。 我以为检察官毫不夸张地形容戚继光:“文谋如此精通的人,不会做官,但会舞枪弄棒。” 言外之意很明显,武将一般都是乡下的枪。 除了对这类乐曲的蔑视,利玛窦更多注意到的是军人对自身地位和文官集团的怨恨,造成了局势的紧张。 有监察权的文官,往往随心所欲地处置士兵。 就这一点,利玛窦延续了范礼安早前的分析。 他指出,日本人以刀剑杀人为乐,明人以打人为乐,以血为乐。 他指出,明朝官僚残暴殴打百姓所造成的道德影响,相当于当时欧洲学校教师对学生的体罚。

明朝军事历史_明朝军事与战争_军事战争类网页游戏/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