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收藏有一份《苏禄国东王墓资料》,线装,16开,油印本,是德州市图书馆1980年1月印制的。此资料虽然是改革开放后才印制的,时间不是很长,但由于是油印本,所以印数不会很多,加之是内部自印本,所以流传于世的也没有多少了。这份资料中,记载的是一段中外交往史。
苏禄国东王访中不幸逝于德州
明朝永乐年间,明成祖朱棣遵明太祖遗训,遣使出访南洋15国。苏禄国王决定亲自来中国拜见朱棣。永乐十五年,苏禄群岛上的三位国王——东王率西、峒两王连同眷属、随从340多人,来中国进行访问。苏禄使团到中国后,由总兵太监郑和陪同北上。使团到北京后,明成祖在皇宫款待苏禄国王一行,并在比武场上各显技艺。这时,海盗罗景龙、坎卡瓦窃走了苏禄国王的大珍珠,并杀死了护卫阿布贝卡。案件迅速被查清,凶手被就地,大珍珠也奉还苏禄国王。明成祖追封阿布贝卡为骠骑将军,以亲王之礼厚葬。苏禄国王十分感动,决心与中国世代友好。
苏禄使团在北京居留27天,于当年9月沿运河南下归国。其时为农历9月,路途中,秋风瑟瑟,寒凉骤起。古苏禄国地近赤道,“气候常热”,突起的秋风使东王极不适应,加上水土不服,到达德州以北时,东王不幸染上重伤寒,明成祖命太医火速前往诊治。但终因病重不治,逝世于德州境内。讣报到京,明成祖派礼部郎中陈世启赴德州为东王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并赐谥“恭定”,并按照明代诸侯王陵墓规格,为其修建了苏禄王墓,明成祖亲自撰写碑文和悼文。按照中国的习惯,册封其长子麻都合为苏禄国新东王,永乐十六年秋,永乐帝又亲撰文,命勒石庙廷,“以垂永久”。此后西、峒两王归国,东王长子率众回国继承王位,王妃葛木宁及次子温哈喇、三子安都鲁和侍从十余人留居德州守墓。对守墓的王室家人,由德州官仓给每人每月提供口粮一石,以及布匹、银钞等,还“恩赐十二连城祭田三顷三十八亩,永不起科”。次年秋,明永乐帝又亲撰“御制苏禄国东王碑”,碑立于神道的东南。
每当年节,德州地方官派专人祭扫王墓。明永乐二十一年东王妃回国,偏妃及温、安二子继续守墓,王妃逝世后,附葬于王墓东南隅。清朝雍正九年,根据东王后裔入籍中国的请求,摺奏清廷,题定以温、安二姓入籍中国,成为中华大民族中的一员。
苏禄国位于菲律宾苏禄群岛上,国内分为东王、西王、峒王三家王侯,以东王为尊。

&

  

 

  

 

  nbsp;油印资料中记载的一段中外交往史
那么,这座苏禄王墓在哪呢?就位于山东德州市北区的北营村,是我国境内少见的外国君主大型古墓葬。
笔者收藏的《苏禄国东王墓资料》中,第一部分内容是《御制苏禄国东王碑》碑文的影印全文,并加有注释。部分碑文记于后:“……苏禄国东王巴都葛叭哈剌,邈居海峤心慕朝廷,躬率眷属及其国人,航涨海,汛鲸波,不惮数万里之遥,执玉帛,奉金表,来朝京师。其恭顺之诚,爱戴之意,蔼然见于辞表,可谓聪明特达,超出等伦者矣……孰无死,若王,光荣被其家国,庆泽流于后人,名声昭于史册,永世而不磨,可谓得其所归矣……王虽薨逝,盖有不随死而亡者,此诚大丈夫矣。”
其后是《明史·外国列传》,张廷玉等撰,内容为介绍苏禄国的情况,并记载了苏禄国东王帅团访中的过程。接着是《德县志·舆地志(节录)》,内容与《明史·外国列传》所记差不多,节录自1935年版《德县志》。
笔者比较看重最后一部分,为《温安家乘要录》,此书是温姓第16代后人温寿文于1934年编修的。内容分为:序、文录、明永乐谕祭文、永乐御制苏禄国东王碑文、清史苏禄国恭定东王传、清朝历年谕祭文、陵墓、祠庙、恩荫、州志遗载和附录等。
其中“陵墓”部分记道:“德州北二里许,土垒十二所,周方数里,绵亘连峙,旧名十二连城,系前明建文时李景隆将兵屯驻之地。王薨,卜葬于其西南隅,一城拱卫环绕,风水所聚。前庙后墓,魂魄相依。其后王妃与温、安二子俱葬于其次。佳城郁葱,其如碑铭。”
改革开放之前,苏禄王墓周围杂草丛生,只有苏禄东王第十八代、第十九代后裔在看守这些坟墓。上世纪90年代中期,苏禄王墓成立了“苏禄王墓管理处”,开始实行正规化管理模式。1997年,德州市政府投资完成了王妃、王子墓扩建工程,御碑楼维修工程。苏禄王墓1997年被列为全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8年 1月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为山东省第三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苏禄国王墓,是中菲友好的历史见证。而此册薄薄的油印资料,亦可作为研究此段中外交往历史的难得文献。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