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二十年(1590年),日本太阁丰臣秀吉出兵侵朝,平日援朝战争爆发。 宋应昌升官,提督李如松率兵入朝。 万历二十一年1月8日,明军一举攻克日军小西玉章第一团所把持的朝鲜重镇平壤,取得了伟大胜利。

半个多月后,两军再次在毕铁阁相遇。 李如松指挥的明军前锋虽然一度被碧堤阁包围,形势险恶,但在数万日军的包围下,终于逃脱,转危为安。

这就是著名的比提厅之战。

碧提堂之战后,明军虽然损失了不少精锐,其中包括大将军李如松的不少侍从,但整体实力并未受到太大损伤。 这被认为是一场没有胜利者的战斗,因为日军部署了优势兵力,想要吞噬明军前进的战略目标,但最终失败了。 明军虽然逃出了重围,但也损失了不少精锐。 两军都很难说。 成功。

奇怪的是,原本意气风发的李如松将军此后却失去了斗志。 他从驻扎的前线坡州一路撤退,先到开城,再过江到平壤,只留下车大寿率领的少量部队镇守临津江北岸。 。

碧田战后的李如松与平壤胜利后意气风发的李如松完全不同,原因是什么? 看来他是另外一个人了?

原因有很多。 比如在毕铁关,李如松的下人就损失惨重。 这些人都是李如松一直追随的士兵,也是他最依赖的精锐。 这种损失对他来说是难以承受的。

例如,缺乏食物。 朝鲜大部分地区已被日军占领。 朝鲜政府无法供给军队粮草,只能依靠明军自行筹措。 军队没有粮食就无法生存。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个可能被忽视的原因,那就是明军的内讧,即南北兵之争由来已久。

明朝战斗_明朝军事与战争_明朝时期战争/

什么是南冰?

明初并不存在“南兵”、“北兵”的概念。 这个名字来源于朱棣发动的靖难之役。

燕王朱棣驻扎北平起兵,建文帝朱允炆则出兵南京作战。 为了区分,双方军队分别称为南军、北军。

此后,南冰的定义范围不断发生变化。 一般来说,狭义的南兵是指直隶南部、浙江一带的兵马。

嘉靖年间,与名将戚继光一起崛起的浙江兵,成为江南兵的代名词。 戚继光善于练兵,打造了一支真正的精锐之师。 南方军队一向软弱的印象,随着浙江军队的崛起而被颠覆。 戚继光率领浙江将士在东南沿海各地作战。 “九战皆胜”,南方士兵成为铁军。

对于朝廷来说,最重要的是一支能打仗的军队。 南兵如此强大,自然成为军队的典范。 不仅征召他们到西北保卫蒙古,戚继光还以南兵为榜样,用南兵的标准来满足边疆的要求。 北方士兵。

明朝军事与战争_明朝战斗_明朝时期战争/

进入朝鲜作战的南方士兵

万里平抗日战争期间,戚继光虽然去世了,但他带出来的南方战士还在。 李如松就有这样一支南军。

他们基本上是步兵,混合使用热武器和冷武器。 他们主要装备铳、火炮、矛、刀等齐军常用武器。

《朝鲜宣祖实录》:路上,见南兵而来。 他们都是步兵,都带着方便的装备。 他们还带来了许多日军的单据和火炮装备。

还有大量的南军入朝。 据记载,齐进、钱世杰为首的有2000人,罗尚志、王必娣、吴伟忠、叶邦荣为首的有9000人,共计11000人。

李如松入朝的军队总数为四万五千人,其中南方士兵占了很大比例。

入朝初期的平壤战役中,南北双方士兵配合良好,表现勇敢。

北军将军:“李方春箭射喉,贯右臂;李如吾铅射穿左臂,方世春身受毒火。”

南军将领说:“当时城被压碎了,部队践踏了,他们从砖石下跳到城上,就像罗尚之,胸口有铅伤,鲜血从他的脚后跟流出来。军队不断,就像吴伟忠一样。”

但大家尽管受伤,仍坚持战斗。 “五人不顾伤势,奋力进城。”

明朝军事与战争_明朝战斗_明朝时期战争/

矛盾的出现

问题在于战后叙事。

例如,在中国、朝鲜等众多史料中,最具代表性的“登高第一”功绩被认为归功于南方军事将领吴伟忠、罗尚志。

《朝鲜实录·宣祖》:浙兵先登,拔奸旗,立天兵旗。

其中,南方游击队员吴伟忠、将军罗尚志“无功,皆先登”。

歌功颂德的朝鲜王朝主帅宋应昌也向南军将领表示:“他们都以公之功为第一报答朝廷,公之将有将有之”。功绩巨大,宋大臣也知道。”

但到了报功的时候,那些以为自己占了第一功劳的南军将领却发现,第一选择落在了北军将领杨元的身上。 这让南兵将领们难以接受:

《明神宗实录》:功绩仅一段,平定冲突成功,各有其人,但若归阳元,众议不公。

除了将领功绩不公平之外,对于士兵来说也是如此。

明朝和秦朝一样,都是一个以夺取人头多少来判断军事成功的朝代。 平壤之战前,为了防止部下争夺人头,耽误战局,李如松下达了严令,“凡是争夺人头的,斩首”。 但在战斗中,李如松的命令没有得到严格执行,多次发生砍头事件。

由于南方士兵在前面追击日军,北方士兵的骑兵在朝鲜地形上并不像步兵那么容易移动,落在了后面。 这最终导致了“平壤之战,南方人先战,打头的都是北方人”。 “令人尴尬的结果。

于是,南方士兵,从士兵到将领,都对北方士兵意见不一,不再像入朝时那样配合。

除了前线的士兵之外,明军高层也在明争暗斗。 经理宋应昌和海军上将李如松也因功绩问题发生矛盾。

宋应昌是南方文官,李如松是辽东边将。 这不仅涉及南北军事集团的利益,还夹杂着战后文武官员如何论功行赏的问题。 他们彼此纠缠在一起。

明朝战斗_明朝时期战争_明朝军事与战争/

冲突的发展和爆发

平壤胜利后,虽然发生了冲突,但并未激化。 随后的碧玉馆之战成为矛盾激化的导火索。

碧提亭之战,李如松并没有率领南军,只率领着自己的侍从和北军。

战后,总管宋应昌指责李如松“稍得罪敌,险些酿成意外”,“一将之死,将大损皇威”。

客观地说,小元认为宋英昌的批评是正确的,而李如松的性格就是轻敌、贸然前进。 仅仅五年后,他就因冲动轻敌而落入蒙古部落的圈套,英年早逝。

从这一点来看,他其实应该在碧提堂之后吸取教训。

其次,南方将领也趁此机会嘲讽北方士兵,以解他们的不快。 例如,南方将领王必娣就质问李如松:“军队不前进,只领先锋进攻,若有绊倒,军队就沮丧而退,如此,何尝不是不明智的呢?”

下级这样质问上级,是很不礼貌的。 除王必娣外,罗尚志、吴为山等南方军将也提出指责。

随着南北冲突愈演愈烈,身边精锐损失惨重,粮草供应难以为继,李如松的心情越来越郁闷。 他拒绝了朝鲜官员继续出兵收复王京的要求,一路撤退到平壤。

至于原因,他简单地告诉了宋应昌:

《朝鲜实录·宣祖》:我不想做什么,武官却命令我去平壤等云……武官受制于人,不能凭己意行事何武官认为“若谈和,朝鲜便无忧”。

李如松领导的入朝战争随着碧蹄馆战后和谈的开始和随后的两年停战而结束。 他本人被调任辽东总军事长官,经理宋应昌也被召回国内。 随后退休,原来的领导层也被替换。

但遗留的问题并没有解决,甚至万历二十三年还发生了“冀州事变”。

冀州事变发生在九边重镇冀镇。 策划者和执行者就是季震军统帅王褒。 结果是数千名南方士兵被自己的军队同僚杀害。 原因正是因为他们是第一次入伍。 朝鲜战争遗留问题:奖励不公平、拖欠军饷导致南北军队不和。

冀州事变给南军以不竭的打击。 当朝鲜战争再次爆发时,南方军队已经没有足够的人手出去了。 当吴伟忠回到义乌征兵时,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踊跃报名的情况了。 “今天的招募还没有领取。” “兵力不够”,只能和其他士兵凑数。 曾经辉煌的齐家军逐渐衰落。

明朝军事与战争_明朝时期战争_明朝战斗/

南北兵之争并非孤立事件。 这对明朝来说是难以言喻的军事之痛。

表面上看,争端是因为战争期间奖励不公平而发生的。

宋应昌是杭州人,与南冰关系很好。 李如松是北方人,世代担任北军将领。 他们代表的是两个军事集团的利益。 平壤在战后求功,两国之间的争执也是摩擦的表现。 战场上,李如松军令不严,导致人头被俘,为矛盾的扩大提供了基础。

至于后来的冀州兵变,则是矛盾日积月累,长期无法解决而爆发的。 只要矛盾存在,矛盾就总会发生,只是迟早发生。

事件背后反映出的是明朝军事制度的失败。

明朝和宋朝一样,都是用文化来控制军事力量。

用文化控制武力的制度并没有错。 从长远来看,也是时代的进步。

作为朝鲜主帅,宋英昌是朝鲜战场的最高统帅。 李如松虽然是提督,但也不得不接受他的掌控。 但李如松在功绩问题上半公开地偏袒北军,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影响。 这也是因为经理宋应昌对他的控制力其实是有限的。

宁夏之战中刚刚平定白族叛乱的李如松仗着自己的功劳,并不把宋应昌放在眼里,与他发生了很多矛盾。

平壤战争结束后,李如松认为,宋英昌等文官虽然没有亲自来到前线,但到了报功的时候,就必须分享功绩。 而且,他还要承受朝廷官员的弹劾,上奏奏疏也没用。

《朝鲜实录·宣祖》:(经济简报)我拥兵不渡,如果平壤的胜利是我自己的功劳,我的奏折也被封锁了。

碧鸡关之战后,面对宋应昌和南军的指责,李如松干脆放弃了挑战。 尽管朝鲜君臣屡次请求出兵,他还是退守平壤止祸。

朝鲜君臣们看得很清楚:

“实际上,和谈是由上将负责的,每次都是他向管理层推荐的。” “邝先生(李如松)既继承了专制秩序,见状就能进,尤其是他克制了自己?”

明朝万历年间,长期驻扎在外指挥部队的将领家族发展了自己的势力,即家族成员。 长期居住在辽东的李家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对武将的不尊重,从李如松身上就已经可见,这是军事尊主的表现。

明朝战斗_明朝时期战争_明朝军事与战争/

以民间控制军事力量的制度不再有效的最根本原因是明朝国力的衰落。

冀州事变发生在万历二十三年,距离崇祯即位仅32年。

这一时期,明朝的国力一直在衰落。 崇祯继承的是一个已经千疮百孔的明朝。 17年后,他身心俱疲,已经无能为力。 他选择在眉山上吊自杀,为国捐躯。

从崇祯朝到南明,派往地方的总督在拥有军权的将领面前逐渐失去了发言权,成为空架子。 杨嗣昌、孙传庭、史可法等都是如此。

随着国家实力的衰落,军事将领逐渐失去控制,形成了自己的势力,开始依靠自己的军队。 崇祯末年,皇帝的意志不再约束军事将领。 孙传庭在陕西惨败后,崇祯再也没有一支可以直接指挥的部队了。

但此时的明朝,纸面上的军队数量依然有数百万,但都被左良玉、吴三桂、刘泽清、高杰等将军所掌控。 派往各地的总督对他们早已失去了效力。 。

这也是明朝最终灭亡的一个重要原因。

明朝军事与战争_明朝时期战争_明朝战斗/

这些问题首先出现在平日援朝战争时期的南北士兵冲突中。 如果李如松没有死,辽东李家很可能会在他手里继续发展壮大。 即使李如松战死,李家也失去了一个强有力的代言人,剩下的空间很快就会被祖宗、佟家、辽东吴家占据。 家等充满。 祖成勋、童养正等人,本来就是李成梁、李如松的部下。

结论

南北兵之争,是明朝政治制度弊端体现在军事上的具体表现。 从碧​​提堂后的军功之战,到集镇诱杀南兵士兵的恶性事件。 如果决策者能够对此事件有所警觉,并以此为契机进行改革,明朝也许还有翻身的机会。 朝廷对此视而不见,朝鲜境内的纠纷根本不予关注。 冀州叛乱只被当作一次普通的兵变,史料中也只有寥寥数语。

南北兵的冲突最终成为明朝军队难以言喻的痛苦。 明朝政府不愿正视问题,无力改革。 以戚家军为榜样练兵的想法最终落空。 明朝也遭遇内忧外患。 沦。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