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像看到了一篇关于“我”自己的介绍! 在这个

标签里,我还有一张挺好看的照片哦。接下来的

里,可以了解到我的一些基本信息:

我叫朱祁镇

,嘿嘿,没错我是明英宗!我的国籍是明朝,出生于1427年11月29日,去世于1464年02月23日。除此之外,

标签:

下也有很多关于我的话题,有想了解我的皇后、我的儿子,还有我被俘的事吗?全部都可以在里面找到答案哦!咳咳,来介绍一下我自己吧!这

里有关于我的一些介绍。 我是睿皇帝朱祁镇,别名明英宗。我是明朝宣宗朱瞻基的长子,也是明代宗朱祁钰的异母哥哥,更是明宪宗朱见深的父亲。看到这些信息,你是否对我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呢? 在这个
标签里,有一张关于我的照片,照片下方还有一句话“土木堡之变”,这是我生命中的一个关键时期,因为那个时候有许多政治冲突和动荡,我也曾遭受过一些挫折。 还有这个< b >朱祁镇资料< /b >标签,点击进入< div class=content f-tabcon showmore>就可以了解更多关于我的信息啦!我叫英宗,是一位明朝的皇帝。我的庙号就是英宗,我的年号有正统和天顺两个,分别是在1436年到1449年和1457年到1464年期间使用的。我的谥号是睿皇帝,又称为法天立道仁明诚敬昭文宪武至德广孝睿皇帝。我的陵寝是裕陵,我是一位汉族人,出生地在北京,职业当然是皇帝啦。 我最重要的成就之一是在夺门之变后复位,这让我得以继续担任皇帝。此外,我也废除了“殉葬”制度,这解放了许多人的生命。在位期间我共统治了22年,分别是从1435年到1449年和1457年到1464年。 在我身为天子之前,我还是一位年幼的少年。在宣德二年(1427年)的时候,我的母亲孙氏生下了我。虽然我刚出生就被立为皇帝,但当时只有四个月大,还是一个年幼的婴儿。我曾经是一位太子,我的母亲是孙氏,她是当时的皇后。在宣德十年(1435年)春天,宣宗皇帝驾崩,我便继承了皇位,成为了这个伟大国家的第五位皇帝。次年,我改年号为正统,并尊皇太后孙氏和太皇太后张氏。我当时只有九岁,虽然年纪小,但我的国家重任不能等待。 在我即位之前,有传言称要立襄王为帝,但张太后召集群臣并在我面前说:“这就是新君!”于是,我就顺利得到了成为皇帝的机会。但我还是个孩子,对国事的理解和决策能力都很有限,于是我请张太后垂帘听政,但她并不答应。即便如此,我仍然要承担起这个重要的角色。 虽然张太后地位很高,但她并没有过分重用自己的亲属,甚至不允许外戚干预国事。她也经常把王振叫去骂,使他在她掌权时不敢做出过分的事情。虽然张太后会这么做,但她并没有过分嚣张,她注重重用仁宣以来的旧臣,其中杨士奇、杨荣、杨溥被称为“三杨”,这三位辅政期间安定边防,整顿吏治和发展经济,为大明朝的鼎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至今,在历史中,我们仍能看到人们对他们高度的评价。我听人们说起过去曾有三位名叫杨士奇、杨荣和杨溥的人,他们被尊称为“三杨”,其中杨士奇和杨荣住在第西和第东,杨溥则是南郡的人,因此被称为南杨,三人各有所长,有的负责政务,有的专心从事商业,另一位则擅长心理测量。因为他们的优异表现,历史上被誉为明朝最贤明的三位相臣之一。 在我即位后不久,张太后和三杨一同治理国家,这使得大明朝非常繁荣。但是好景不长,三杨之一的杨荣去世了,然后张太后不久后也去世了。然后又先后去世杨士奇和杨溥,使得我身边没有太多可依靠的贤臣。这时,处于朝廷中心的宦官王振开始崭露头角,他对国家和朝廷开始施加影响力,这标志着正统朝代开始走入衰败的道路。 我成为年轻的皇帝后,我有了一股热血青年的雄心,想要使国家更加强大。但后来发生了一件名叫土木之变的事情。明朝始祖朱元璋曾经驱逐鞑虏,定都于中原。但后来,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天子守国门。驱逐鞑虏的是漠北的蒙古人,他们逃回漠北,又分为两个部族:瓦剌和鞑靼。这两个部族之间一直相互争斗,使得整个国家面临着危险。到了正统年间,瓦剌逐渐强大起来,并且一直在南下侵扰我的明朝疆域。其中瓦剌的实权派太师也先,常以朝贡的名义,要求明朝发放各种赏赐。明朝因自视甚高,会无论贡品如何,总会礼尚往来并且发放丰厚的赏赐,对于进贡的使者,也一律按人头进行派发,使得也先不断增加使者人数,最终竟然高达三千多人。 宦官王振当时在主持朝中的政务,对此情况并不满意,于是下令减少赏赐。也先借此为借口,率领军队南下,直攻大同,并且威胁到北京。我当时年轻,大约二十岁左右,祖母和一些老臣已经去世,也是我展示才干的好机会。看到北方的敌人这么嚣张,我很生气。 王振利用我的气愤,建议我御驾亲征。但是朝中大臣们都在劝阻,因为我们的主力部队都在外面,集结军队需要时间。然而我听不进去,一来想效仿我的父亲——宣宗,他在杨荣的建议下率军御驾亲征,打败了汉王;二来,我想证明自己,再加上大明朝国势已经很强盛,我根本不惧怕这些蛮夷。 当时,我们的主力军队都在外面,所以我们只能抓紧时间招募部队。我取消了请战条件,并且在京师附近临时拼凑了一支小部队,准备出发。我领导着五十万大军,实为二十万人,开始了御驾亲征。为了说服我的母亲孙太后,我让我的两岁儿子朱见深成为皇太子,让异母弟郕王朱祁钰来监国。 可谁知上天不作美,一直下着大雨。当我的大军到达大同附近时,发现尸体遍地长满草丛,而且后方的粮草供应不足,导致我的士兵心情动摇。由于军心不稳,我有意撤军,但是王振担心这样会让我丢脸,所以他建议绕道蔚州。此外,王振的家就在蔚州,如果我跟他回家乡会很有面子。虽然我的臣子们很反对,认为这会浪费时间,还会有危险,但是我尊重王振的意见,于是我的大军开始了前往蔚州的行程。 然而,王振奇怪地改变了主意,担心我的大军会踏平他的庄稼,于是他建议按照原路返回。等到我的大军行至怀来附近,后勤部队却没有赶上。于是,王振下令留在这里驻扎等待。 正当我们等待合适的时机前进时,在怀来城外的土木堡,瓦剌军队出现了,突袭了我的大军。我尝试指挥我的士兵抵抗,可是两败俱伤,最终我幸存下来,但是我的皇子也在这场战斗中失踪了。我和我的大军被瓦剌追上,被困在土木堡里。我们的水源被切断,处于绝境,我的士兵们心情很是动荡。也先趁机假装要和我们议和,我们的大军上了他的当。就在我们没有防备时,也先突然展开总攻,让我们惨遭歼灭。我被俘,我的忠臣王振也被樊忠杀害,英国公张辅、兵部尚书邝埜等大臣都壮烈牺牲。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土木堡之变”。 瓦剌太师也先抓住了我,他又高兴又忧。他高兴的是连明朝的皇帝也被他抓到了,而忧虑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幸好他的弟弟伯颜帖木儿提议,认为可以利用我向明朝索要钱物,所以建议留我一命。也先认为这个提议不错,所以最终留下了我。 也先想利用我的名义来行骗,但是明朝不同意。于谦等大臣建议我的母亲孙太后,认为国家不能没有皇帝,特别是在这种危难之际。因此,我的异母弟郕王朱祁钰被拥立为皇帝,遥尊我为太上皇。同时下令边关将领不可私自与瓦剌接触,即使瓦剌方面采取的是友好的姿态。我并不需要用皇帝的名义来做什么,因为现在我已经成为了太上皇。 

也先被我抓住后,非常愤怒,就派军队攻打北京,但是被于谦等文武英才击败。在北京保卫战中,明朝士兵打败了瓦剌的进攻。瓦剌只好退回大漠。

第二年,新皇帝朱见深改元景泰。离太上皇朱祁镇被抓已经快一年了。瓦剌发现从这位太上皇身上得不到什么好处,而且还被明朝军队多次打败,于是派人送信求和,表示愿意释放朱祁镇。他们愿意放人,但是景泰帝不高兴。

《明史列传58》中写道:“当时是八月,太上皇北狩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瓦剌觉得中国方面没有什么争端,就想乞求和平。他们派遣使者多次前来,请求归还太上皇。大臣王直等人建议派遣使者去接太上皇,但是景泰帝不高兴地说:“本来我不想登上皇位,但是当时被大家推举,实际上是因为你们官员主张。”于谦从容地说:“天命已经决定了,不能再有其他的事情发生了,你们只需要立即派人去接他就可以了。如果他们背叛了我们,我们也有解释的方法。”景泰帝听了谦的话后,改变了态度,说:“听你们的,听你们的。”于是,派遣了李实和杨善前往瓦剌处处理。

景泰帝派遣了杨善等人前往瓦剌处调查情况,谁知杨善趁机接太上皇回来了。于是,太上皇朱祁镇就这样被留在塞北羁留了一年之后,开始了回家的旅程。八月初二,他从也先的驻地出发,十四日抵达了他的故乡。我回到了北京,经过庸关,十五日,一辆轿子和两匹马悄悄地进入了安定门。经过北狩一年的太上皇,终于回来了。

关于我和我的弟弟朱祁钰的会面,历史上有多种说法。《明史纪事本末》描述说我们彼此问候,并互相推让。但《明实录》中只有一句话:“朱见深迎见于东安门,驾入南宫,百官行朝见礼。”

无论是互相问候还是不理不睬,事实上是,我回到北京之后,就被锁在南宫里整整七年。

在这七年里,景泰帝不仅把南宫大门上锁灌铅,而且加派锦衣卫专门看管,食物甚至只能通过小洞递进去。有时候,由于吃穿不足,我的原配钱皇后不得不亲手做一些手工艺品,然后让人拿出去卖掉以维持生计。为了防止有人接触被软禁的太上皇,景泰帝甚至将南宫附近的树木都砍掉,让人无法藏匿。

就这样,我在极度恐惧不安中,度过了七年的软禁生涯。

夺门之变

在景泰帝统治时期,他非常信任像于谦这样的大臣,使得政治局势越来越趋于稳定。

 

但是景泰帝身边的宦官却一直对于大臣们的权利感到不满。他们觉得自己被忽视了,于是开始陷害于谦等大臣。

于是,景泰五年闰正月二十五日,当我和钱皇后在南宫吃晚餐时,突然听到外面的喊声。当我们走出去时,发现原来是宦官想要闯进来抓捕于谦等大臣。但是于谦等大臣及时反应,带领士兵反抗,击败了宦官的攻势。

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夺门之变”,也被称为“南宫之变”。

此后,我和钱皇后才恍然发现自己的软禁状态。经过这次变故,我和我的家人再次被禁锢起来。此后的几年里,景泰帝通过一系列手段,彻底控制了政治大局,并且开始打压于谦等大臣。

治国有方,政务有序。但是为了让自己这一家族能代代为天子,我不仅软禁了我的兄长,甚至在景泰三年还执意废掉皇太子朱见浚,擅自将自己的儿子朱见济立为皇太子。这些举动使得后人对我产生了诟病。最终,朱见济夭折,皇储之位空缺。直到景泰八年,当我突然病重卧床不起时,整个王朝都陷入了惶恐不安之中。对于这样一个巨大的帝国,谁能够接任成为天子,成为一大问题。

这时,武清侯石亨、都督张辄、太常卿许彬、左副都御史徐有贞以及原王振门下太监曹吉祥等人开始密谋拥立太上皇。到了正月十七日凌晨,石亨、徐有贞率领千名士兵,控制了长安门和东华门。他们将南宫大门撞开,跪倒在我的面前,同声高呼:“请陛下登位。”我被他们搀扶登上了御座,然后立即前往奉天殿。殿门的守卫大声喊道:“朕是太上皇帝。”但是他们最终还是无奈退让了。

按照惯例,正月十七日早朝时分,百官会在午门外的朝房等待,但这个早朝却与众不同。突然间,宫中钟鼓齐鸣,宫门洞开,徐有贞高声宣布太上皇复辟了。公卿百官目瞪口呆,无从选择,便随徐有贞进入了朝堂。此时,我重新成为了皇帝。当天是我复位的日子,我接到传旨,逮捕了兵部尚书于谦和吏部尚书王文。据都御史萧惟祯建议,因为他们谋逆,应该处以死刑。但是我犹豫了。毕竟,于谦曾经为对抗瓦剌有过功劳。徐有贞说,如果您不处决于谦,将来您复位了,就没有稳固地位。经过思考,我最终同意了这个决定。二十二日,于谦和王文被处以了谋逆罪,而且全家都被没收了财产。于谦所推荐的官员也都遭到了波及。

然而,由于短时间内的匆忙,我未能立即废黜景泰帝。直到二月初的乙未日,我才想起废掉景泰帝,让他成为郕王。因此,在这短短的几天里,朝廷竟然同时存在两位合法的皇帝,这确实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随后的二月乙未日,我再次废掉了我的弟弟朱祁钰,将其软禁在西苑。然而,不久之后,我也发现自己身体出现了问题。

整队入官拜贺之后,我终于重回奉天殿宝座,重新成为了大明皇帝。历史把这称之为“夺门之变”,也被称为“南宫复辟”。

郕王去世的消息让我十分不爽,我给他起了一个恶谥叫做戾。尽管他是亲王,但我还是以亲王之礼将他葬在了西山。

在天顺八年的正月十六日(1464年2月23日),我突然驾崩,享年三十七岁。我被葬在了裕陵,而我的庙号是英宗,谥号是法天立道仁明诚敬昭文宪武至德广孝睿皇帝。

我曾两次在位,总共二十二年。这三十七年的人生里,我当了七年太子,十四年皇帝,八年被软禁,最终又八年重回皇位。我的人生经历极为复杂,少年时纵情北征,随后从皇位坠落,失去自由,最终重新登上皇位,勤政处事。这样的人生经历确实让我倍感磨难。

在我临终前的遗诏中,我废除了自明太祖开始的宫妃殉葬制度。这或许是我在经历了磨难之后的一点儿思考和灵光所致。

在土木堡之变以及被软禁八年之后,我终于开始重用李贤、王翱等贤臣,并且平定了石曹之乱,展现了自己的英明和才华。我曾经对我的首辅李贤说起了自己每天的起居情况:我在临终前的遗诏中,写道我每天的起居情况。每天早晨,我先拜天、拜祖,之后就去视朝。视朝完毕,我便进入宫中进膳。接着,我会阅读奏章,若是容易解决的问题,我会立即批复;若有需要商议的问题,我会送给参赞先生进行商讨决策。

我在位期间也进行了诸多改革与废除,如释放了从永乐朝开始就被幽禁在宫中的“建庶人”(建文帝幼子文圭,靖难之役后被囚禁超过五十年),并恢复了宣德朝胡皇后的称号。我还下令废止了帝王死后嫔妃的殉葬制度,这在《明史》中被赞誉为“盛德之事可法后世者矣”。

我还进行了许多官员任用的改革。在我的正统时期,内阁成员包括杨荣、杨士奇、杨溥、马愉、曹鼐、陈循、苗衷、高谷等人;而天顺时期的内阁成员则有彭时、徐有贞、许彬、薛瑄、李贤、吕原、岳正、陈文等人。这些人都是我的得力干将,对于我当时的政治生涯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在位期间,任命了许多著名的名臣和名将。在我正统时期,名臣有于谦、刘中敷、邝野、金濂、陈镒、王直、魏源、周忱、王佐、侯璡、魏骥等;天顺时期的名臣则有耿九畴、年富、王翱、马昂、轩輗、杨善等。这些名臣都是经过精挑细选,有着卓越才干和高超智慧的人才,他们对我的治理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同样的,在我任期内,我也任命了许多优秀的名将,那些将领们有着出色的指挥才华和娴熟的战斗技能。在我的正统时期,有张辅、朱勇、沐晟、蒋贵、谭广、蒋信、方政、沈清、赵安、马亮、萧授、山云等;天顺时期则有陈友、陈豫、梁珤、张軏、孙镗、陈怀、施聚、任礼、张輗、杨信、曹义、焦礼卫、颖史昭等人。由于这些名将的出色表现,我国军队在我任期内取得了许多重要的胜利。

我在位期间,先后使用了两个年号:正统(1436年正月-1449年腊月)和天顺(1457年正月-1464年腊月)。正统年号使用了十四年,而天顺年号则使用了八年。

军事

在我担任皇帝期间,我国面临了许多军事问题。其中最严重的一次是土木堡之变。这场变乱始于1435年,当时蒙古西部的瓦剌逐渐强大,经常在明朝边境一带制造麻烦。到了1449年,瓦剌首领也先率军南下伐明,我命王振率领五十万大军出征。然而,当大军离开燕京后,士兵乏粮劳顿,八月初才到达大同。此时,王振获悉前线各路溃败,惧不敢战,令大军返回。回师至土木堡时,瓦剌军已经追上,我军士兵死伤过半,众随从大臣也有五十余人阵亡。最终,我也因突围失败被俘,而王振则因为失败而被樊忠将军怒杀。这场土木堡之变是明朝由盛转衰的一个转折点。

 

此外,我也经历了河套之患。当时,蒙古军攻下了明朝在河套地区的几个重要要塞,威胁到了明朝在北方的稳定。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亲自带领大军北上,并最终在1461年平定了河套之乱,恢复了明朝在北方的稳定,保障了边疆安全。这次河套之患也成为我治理北方的一大功绩。

当我登基时,河套地区有三千里的空地无人居住。但突然间,蒙古人开始侵入此地,成为了后来的河套之患。在我一开始执政时,得到了三杨的帮助,延续了前任仁宣的治理。但遗憾的是,当三杨老朽已逝去,宦官王振开始专权。恰好瓦剌部也先大举入侵,被王振怂恿下草率亲征。结果,在土木堡被俘,并且被迫写下招降书。即便被俘,我仍然保持了气节,拒绝屈服。后来,由于后方的于谦英勇抵抗,也先认为我没有利用价值,于是放我回去,让我充当太上皇。然而,实际上我没有任何权力。当景泰帝生病时,我复位,大力打压拥护景泰帝的人士,比如于谦等人。不过,尽管如此,我仍然尽可能地任用贤臣,并且取消了洪武以来的嫔妃殉葬制度,赢得了后世对我的称誉。

历史对我的评价并不太高。我的政绩平庸,信奸邪小人,失败战役不断,并因此成为俘虏、囚犯,甚至还杀过忠臣。要说我是好皇帝,那可真是无法置信。但是,我始终是一个好人。我对身边的每个人几乎信任有加,无论他们是忠诚还是奸诈。论文化和人权的行为,是中国历史上最为残忍的一段。明英宗也深受其中影响,但是他有一颗善良的心,不忍心让这一丑陋的风俗继续下去。他终于在他的死亡床榻上,对即将接替他的朱见深提出了这个遗愿:不要再有后宫人员殉葬。我当时想,这难道不是显而易见的吗?为什么要让这种野蛮的传统继续存在?

于是,我向我的儿子郑重地说:“自高皇帝以来,每逢帝崩,总要后宫多人殉葬,我不忍心这样做,我死后不要殉葬。你要记住,今后也不能再有这样的事情!”

当时跪在床边的朱见深,郑重地向我保证,“我一定会照办。”

这个最后的遗愿变成了我生命中最为亮丽的一笔。自朱元璋以来,明朝在残酷的规定下,每逢皇帝去世,后宫都要找人殉葬,这一规定极为残忍和不人道。虽然我深受其害,却由于一颗善良的心,意识到这种行为的无意义,意识到我们不能再像野蛮的人一样活着。我相信,这个富有人性的遗愿,将作为我一生的骄傲,作为对我治理的最好评价。

人性的制度终于被我废除了,真是一种讽刺。

朱元璋统一天下,建立帝国,功勋卓著,威名留存至今;朱棣横扫残元,纵横大漠,事迹传颂百世,他们是我们今天口中津津乐道的传奇。但是,他们的辉煌背后,隐藏着无数战场上的白骨,家中哀嚎的寡妇和幼子,还有深宫中不为人知的哭泣。一个气吞山河的帝国的建立,不仅需要荡平四海的英雄事业,更需要脆弱而无助的人们为此付出代价。

我宣布废除了这种残酷的制度,并不是偶然的。我没有拥有像先辈们那样威名显赫,没有拥有他们那样伟大的成就。但我拥有一种他们所不具备,或者说不愿意具备的能力——理解别人的痛苦。

自古以来,皇帝们很少关注所谓草民的生存环境,只要这些人不起来,似乎别的问题都可以忽略不计,甚至忽视他们的悲欢离合。历史上留下了很多光辉的名字,但几乎没有人去关注过他们为了这样的成就,给多少人带来了痛苦,留下了多少低沉的泪水。

正如《明朝那些事儿》中所描述的,一帝功成,何止万骨枯!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情!我不希望我的治理方式成为历史上的一个悲剧,因此我废除了殉葬制度,让人们在我的时代里,有更多的安宁与公义。

这是一个重新理解历史的时刻,希望人们不仅仅记住先辈们的辉煌,也能够看到草民们的痛苦。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把握历史的真正意义,并在未来的道路上前行。

在我的治理时代,有三部著作关于我,它们分别是《明史·本纪第十·英宗前纪》、《明史·本纪第十二·英宗后纪》和《明英宗实录》。

这些著作以史实为基础,真实地记录了我的生平以及我为国家做出的种种努力。我既没有我的先辈那样的显赫成就,也不是历史上最著名的皇帝之一,但是,这些著作记录了我的工作和政绩,让人们更加深入地了解我。

这些著作的诞生也意味着一个更加开放和透明的时代的到来。我治理国家,不仅仅是为了个人的荣耀和权力,更是为了人民的利益和福祉。让历史成为我们的镜子,可以更好地反思过去,指导未来。

这些著作虽然记录了我的一生,但并不是我的全部,也不会完全反映我的思想和精神。我希望人们能够通过更多的方式了解我,了解我治国的理念和原则。

我相信,历史是不断前行的,我们需要学习历史,更需要创造历史。让我们共同为了更好的未来努力奋斗,让人类的文明不断地进步。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