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金报 资料图片

虽然自秦起,帝权是同一性质,但朝代之建立,则各有不同。秦帝国的诞生是列国长期争霸、强者胜出的结果。晋、隋、唐、宋属于另一种模式,由旧政权内部的大贵族、军阀等强力人物,以或反叛方式夺得权力。元、清帝国则是外部强大军事入侵致使中原汉族政权解体,而形成的异族统治。除此以外,只有汉、明两朝是经过农民起义的长期战争亦即由“匹夫起事”造就的国家。
汉、明这种政权有两大鲜明特征:第一,新政权完全是赤手空拳打下来,领袖人物的地位是在“起事”过程中逐渐形成的,不像其余各代统治集团内部领导权归属早已确定。比如,秦始皇灭六国是商鞅变法后六十年间秦国强大的结果;晋皇族司马氏早自曹魏时期的司马懿起已形成威权;隋文帝灭周前已在朝中总揽大权;唐高祖、宋太祖都是军阀,早就自成一统,而元清两朝,更是以完整、独立的异族政权取代中原汉族政权。第二,汉、明两代天下未定之际,群雄并起,“起事”者共同组成一个豪强集团,内部有主从之分(后来演变为君臣关系),但许多成员都有重大功勋、军事实力及资本,所谓“功高震主”。无论刘邦还是朱元璋,他们与其他成员的关系微妙得介乎主从、兄弟之间,这种“君臣+伙伴”的关系,对于领袖的绝对权威始终构成潜在的挑战意味。
李自成集团和洪秀全集团,同样有上述特征。并且,李、洪集团最后覆灭,正是这两大特征发作所致。
以汉、明模式建立起来的政权,打天下的任务一旦结束,马上面临豪强集团内部的权力斗争。首先必须渡过这个危机,才谈得上其他。所以我们看到,唯有汉、明两代初期发生了大肆杀灭功臣的情形。刘邦用几年时间,一一除去韩信、彭越、英布等强大的异姓王,韩信死前说出了那段名言:“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朱元璋做得还要高明些,稳扎稳打、有条不紊地逐个消灭李善长、刘基、徐达等所有一同“起事”的文武重臣,直到临死前解决掉最后一个危险人物蓝玉。
韩信很可笑,大不必发那样的感慨。这并非情感和道德问题,是权力本质使然。一遇权力,忠义一类道德的诗情画意就烟消云散。试问,面对手下一群战功赫赫、足智多谋的能人,朱元璋能躺在兄弟情义上高枕无忧吗?就算他愿意古道热肠,对方也难保不动点什么心思;毕竟那么巨大的权力,力也同样巨大,谁都挺不住,除非已经超凡入圣。称兄道

 

 

弟意味着平起平坐,这是极危险的关系。患难之际,它是事业有力的纽带,可一旦到了“有福同享”的阶段,它马上就变成对权威的巨大威胁,势必引发血流成河的清洗。就这一层而言,倒是一开始主从关系就很明确的曹操、李渊或赵匡胤集团,来得比较简单,也比较相安无事。
帝权本质是一个家族统治天下所有家族。它对权力的认识,不基于公信,而基于血液。血管里流着同样的血,才可分享权力。所以,“异姓王”必为刘邦所灭,徐达等势不见容于朱元璋。
解决之道仍是血。一是让别人的血流尽,杀光可能威胁家族统治的人。一是尽力将权力笼在自家血亲之人的手里。

作者 admin